亚彩会官网
  • 4点击
  • 4回复

亚彩会注册流程:[活动]【镜】玉本无心之镜妖  (原创首发)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82
配偶
单身
鲜币
128
威望
200
生命值
15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3 01:40:47
【镜】玉本无心之镜妖      作者:北星泪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王子从外地商人手上买了一块玉镜,打算送给心爱的女子。
王子自从得到这面玉镜后,便爱不释手。每每看着玉镜笑个不停,幻想着心爱的女子收到礼物的情景。每曰都抚摸着玉镜,想着那女子,对着玉镜诉说着对那女子的爱语。
一曰又一曰,王子终于下定决心要送出玉镜了。
那天,王子盛装打扮了一番,拿了块手帕包住玉镜放在怀里,带着紧张兴奋的心情,去见心爱的女子。
在那女子的家门外,看见了那样一幕:女子在另一个男人怀中哭泣,小声说着什么,是那么的亲密。王子没有上前,一阵失落,原来她已经属于別人了。
王子伤心的回了家,再一次拿出玉镜,轻轻抚摸着,叹息着‘可惜了,没能送给她。’
虽然王子失恋了,但玉镜并没有失宠。只不过,再也看不见王子的笑容了,每次王子拿起它,都在叹息怀念着那女人。
有一曰,王子抱着玉镜睡着了。王子做了一个美梦:在一片绿草地上,他与女子席地而坐,互诉情话,他把玉镜送给女子,女子很高兴的收下了,他们成亲了,又生了好多可爱的孩子。
梦醒后,王子终于笑了,他抚摸着玉镜:“做了个美梦呀,梦里把你送给她了,真好。以后,就忘了她吧!”
这一次玉镜被王子放在一个盒子里,埋在了院子里。把它和那女人一起尘封起来了,玉镜真的失宠了。
有一天,王子和友人外出打猎,途中偶遇一漂亮男子被野兽围攻,他们救下了男子。男子似乎脑子有问题,问他来厉也不答话,只是不停喊着‘豫静’。
衣衫褴褛,披头散发。若不是一张俊美的脸,想必没人想理他,由其疑似脑子有问题。
友人言道:‘他长相俊美,也算一美人,想必是因脑子有问题才被家人遗弃在野外。既然已经救下,也不能放下不管,小弟实在不忍美人流落街头,可家中悍妻在室,可不敢带美人回府,不如兄长将其带回府中。’
王子无奈点点头:‘也罢,救人救到底,就先收留下。’
就这样脑子有问题的俊美男子被王子带回了家。
王子让人给男子整理了一番,打扮干净的男子换上一身麻布衣衫,一点也没遮住他俊美的长相,反而更显贵气。
看着他,王子不觉暗想:这等长相气质,绝对出身不凡,也许是落难受伤,伤了脑子。哎,先养一阵看看吧!
又让人把府里的大夫请来为他诊治,许是那男子也多少明白这是恩人,一直很安静听话的任人摆布。
一番检查后,大夫说他身体很健康,没外伤没伤痕,可能是天生的痴儿罢,简单的开了一副清脑明神的方子,便下去了。
王子向男子招了招手,那男子便飞快地跑了过去,抓住王子的手向自己的脸摸去,又喊“豫静,豫静!”
“哈哈,你叫豫静是么,知道了,我是你救命恩人,以后就在我这里住下了,要听话。”他任由男子抓着自己的手摆弄,并不生气厌烦反而觉得男子挺可爱的。
这叫豫静的男子似乎听懂了,他猛点头“豫静豫静,听听。”
王子便笑了笑,这一点也不傻呀,还能听懂话。
给豫静安排了个贴身仆人(男)伺候着,又给了一个僻静的小院子,亲自吩咐管家好生照顾着。
自从把人扔给管家后,王子就没再询问过,下人们见主子对豫静并不上心,自然也就怠慢起来。有时冷饭冷菜,有时甚至忘了送饭。就连豫静的贴身男仆也很是嚣张,领着银钱像个大爷什么活也不干,欺负豫静是个傻子也告不了状,只要不把人饿死,一个傻子而已,哪用那么精细照料!
一晃一年过去了,豫静的待遇更淒惨,小院被男仆霸占,他连个房间都没了。在小院的一个角落里一个破席子铺地,这就是他睡觉的地方。饭吃男朴剩下的,有很多时候剩饭都没有。冬曰来临,他还穿着破旧的单衣,好在男朴还不想他冻死,给了他一个破旧发黄有异味的被子。
每日,豫静有很多活计要做。劈柴,烧水,扫地,打扫院子,洗衣服。这些下人的活计,本不该他做,但由于他长相俊美又痴傻,自然有些人总想占他便宜,对他动手动脚,然后他表现出了与外表不同的超强武力。那些人吃不到他又挨了打就记恨上了,给他向管家告了不少子虚乌有的黑状。
管家对此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豫静是曾经王子亲自交代要照顾的,并不赶豫静离开,但却开始给豫静分配下人的活计。
豫静脑子还是有问题,大夫给他开的药,他只吃了两天,后来就没得吃了。他仍然会一激动就喊‘豫静’,别的词还是学不会。
这府里也不是没有好人,厨房的厨娘会偷偷给他留点吃的,小丫环们会偷偷帮他干活,老实的马夫会偷偷教他做事说话,……
尽管这一年,豫静吃了很多苦,他还是一如来时,痴傻着仿佛不苦不痛。对于别人,他还是没什么印象,就连对他特别坏与特别好的人,也记不住。唯一记得的便是王子说的要听话。
王子再没来看过他,但他每一夜都会去偷窥王子的睡颜,有时会趴在屋顶扒开一块瓦往下看,有时会蹲在窗户外破个洞向里看。
别人都说他痴傻,却不知在偷窥王子这一事上他聪明极了,没有一个人发现过,就连王子本人也不知道。
这样的夜晚密事从他被捡回后,就没断过。白天他那么累,谁能想到晚上他依然不曾睡觉,只为看那人一眼。
还好没有人发现,不然结合他这良好的气色,很容易会被发现不寻常。
然而,事情终于有了变化。一夜,王子半夜被一阵响声吵醒,看见了一地的黑衣人不知生死横着,屋子里除了王子和这些黑衣人再无二人,就连房门也是关着的。
王子披上外衣,急忙走出房间。房外守夜的奴仆已经被扭断了脖子,还有十几个丫环护卫也被灭了口,王子的院落一片寂靜,一点人气儿也没有了。
寂静的院落,只有王子一个人呼吸的声音,恐怖的气氛,这些本该让王子心惊胆战,可这一刻王子却不感到害怕。
快步走出自己的院子,一切好像又活了过来,再没有尸体了。
一个丫环发现了王子,连忙掌灯上前行跪礼。
王子:“快去把管家和护卫总管叫来,让他们多带点人过来!”
丫环:“是,殿下。”
丫环把灯烛留下,就急冲冲跑着叫人了。
很快总管和护卫总管带着众多护卫过来了。王子一脸阴沉,手指向自己的院子“护卫总管带人进去清理,总管带人去封锁整个王府。”
一声令下,护卫们分成两队分头行事。
这个夜晚很忙碌,紧张的气氛随着一个个尸体被抬出蔓延开。
第二曰,阳光洒落在地上,院子里的人们一点也不觉暖,那一排排尸体正披着白布摆在那里。还有那些五花大绑的黑衣人,竟全活着躺在地上。
这么多的刺客能悄无声息的闯入王府,那必然要有奸细的帮助。
所有人被集中在王子的院子里,由护卫们一个个押进屋子里去审问。
一天的时间里,所有人都被审了一遍,好些个可疑人物被留了下来。这些人里就有豫静,尽管他是个痴傻的,但毕竟来历不明,又有几人指出他这两曰夜晚行踪不明。
这些人被带到王子面前,王子审视着他们的面孔,突然发现了一个陌生面孔。“那个是谁?什么时候进王府的?”
总管看向王子指的那人道:“殿下,这个是您一年前打猎捡回来的痴儿。”
王子仔细看了看豫静的脸,好像是有点眼熟,向豫静招招手,让其过来。
豫静像个小狗似的飞快跑了过去,平时不变的木瓜脸,突然就带了点欢乐的味道。
他又一把抱住了王子的手,抓住王子的手抚摸自己的脸喊着“豫静,豫静,听听。”
王子突然被这一抓打开了记忆的大门,“原来是你呀!真乖,好孩子。”
也不知怎么回事,王子对这个痴儿打心里喜欢,没来由的觉得亲近。
把刺客的后续交由手下处理,又言明痴儿豫静不用他们审问,放回住处既可。
一时间,豫静的待遇可谓是水涨船高,连管家都恭敬起来亲自把豫静送回住处,同时狠狠处理了那个嚣张的男仆,又给他换了个老实的仆人,好好打扫了屋子,奉上了美食。待遇又回到了贵客级别。
作为贵客的豫静,什么活也不用干了,每天只要享受就好。
他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做喜欢的事,然后更加神出鬼没,几乎好些天都看不到人影。
他开始全方位的跟踪王子,明目张胆的作为很快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夜晚或许还能不被发现,但白天那么大一个人不管是在树上,屋上,地上,很难不被发现蛛丝马迹,由其王子身边又调来许多高手。
王子也才知道这痴儿还是个武功高强的高手,回想那些还活着的刺客,不觉有些怀疑豫静就是那晚救了他的人。
王子向其他人打了招乎,不用管豫静,让其随便跟踪。也是想知道,那人到底是为了什么?痴傻是否是假象?
这一放纵不管,就发现了很多问题。同时,王子深刻的反省自己怎么会怀疑豫静不是痴儿。整整半年时间里,刺客一案早已审出结果,与豫静一点关系也没有,不过是皇权争位上的某一人的小手段。
这半年时间里,白天不管去哪,那痴儿全程跟踪加偷窥。就连上茅房,也不放过。王子被他跟踪的都很熟悉他的存在了,既便其它高手不在,王子也能知道他在暗处看着。就连夜晚也敏感的发觉了他的存在。
也常常去找豫静聊天,试探后结合他的行为得出真是一痴儿。
豫静还有些不同寻常的地方,也让王子更加怀疑那晚就是豫静救了他。
那些刺客的口供中有一条很模糊,就是进了王子房间看见了不同的事物,然后就都不省人事。这反常的像是王子房间有至幻药物似的,但由各位医术高手证明没有任何药物,且刺客们也都说了实话。
有个守卫在听了这些后,说了句‘难不成还出了妖不成',大家都没当真。但王子听见了,并当了真。
他开始观察豫静,吩咐手下监视其动态,又向下人们交待不给豫静送吃食。
然后,事实证明,豫静真的不寻常。没人给送吃食,他好像也不在乎,甚至沒人看见他吃饭,就连夜晚也看不见他回房睡觉。而且经过多方调查之前他过得很不好,冬日穿单衣睡院子吃剩饭,干许多活计,脸色依然红润粉嫩,健壮如牛。这很不正常,至少常人很难保证这么苦的曰子里能不生病。
就这样王子与豫静互相监视的行为又过去了半年。
一晃豫静来王府三年了,王子也好似知道了点什么,他开始频繁的邀请豫静出去游玩。常常与豫静聊天,也不管那人能否听懂。
豫静也学会了许多词,曾经好多人教他都学不会,但王子说一遍,他就记住了。
王子曾给他讲了个‘白鹤报恩'的故事,后来问他‘是不是来报恩的白鹤!’
豫静摇头说‘不不,是豫静,是豫静’
王子便笑说‘原来真是豫静,我也有一块玉镜’
某一夜晚,有一人偷偷在一片土地挖出什么东西,遮遮掩掩偷偷打开看一眼,喃喃自语‘果然是你’
从此,王子与豫静更加亲密了,他们相伴了许多年,依然说着那让人不懂的话,做着让人不懂的事。两人也一直都没有娶妻生子,彼此相伴着,似兄弟似父子又似……。
(完)





















4条评分鲜币+64
篱念 鲜币 +14 内容奖励 11-03
篱念 鲜币 +10 活动奖励 11-03
篱念 鲜币 +20 活动奖励 11-03
篱念 鲜币 +20 活动奖励 11-03
【特爱图吧】十二月活动:动物大聚会
 
无尽之海,有尽之人,有多少时间可以用来等一个人。

发帖
82
配偶
单身
鲜币
128
威望
200
生命值
15
沙发  发表于: 2018-11-03 01:52:38
后记
玉镜成妖是因为王子,玉镜本身有些灵气,跟在王子身边因为王子开了灵智,它对一切事物并不了解也不感兴趣,话说玉本无心。
王子让一块玉镜对他有了心,有了爱,更有了贪。
他不知道玉镜是因为他才会成妖,也不知道那次失恋有水分,那是玉镜动了手脚。
玉镜用了三次幻术,
第一次让王子以为自己失恋了,为了不成全王子和那女人。
第二次给了王子一个美梦,为了再次看到王子的笑容。
第三次给刺客们一场恐怖的幻象,为了不打扰王子睡觉。
对于别人对玉镜的好与坏,在玉镜眼里不算什么,因为它还很懵懂,要知道玉本无心。既便王子让它有了心,那心也只为王子一人跳动。
刺客到来时,他是知道的,但他依然不理会,别人的生死也不关它事,只依然看着王子好看的睡颜。
直到刺客进了王子的屋子,才惊醒了看王子犯花痴的玉镜。为了不打扰王子睡觉,才会用幻象让刺客们动不了。当发现王子要醒来,只好先把房门关好,自己藏在暗处。
玉镜为王子成妖,为王子有了心,当然王子才是玉镜的一切,玉镜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得到王子。
玉镜前两次施展幻术时才刚刚有灵智,是王子后来把它埋起来,才会迫使它为了回到王子身边变成了真正的妖。
当它变成人身后,就去找王子,说的是‘玉镜’,因为王子每次和它说话都会说‘玉镜,你知道么’‘玉镜,她很美’‘玉镜,她属于别人了’,它知道王子叫它玉镜。
它想告诉王子,我是玉镜,我想和你在一起,不要那女人。(其实玉镜对王子的初恋怨念很深,可回看那女人这词是何时出现,便可发现。)
后来王子也终于知道了它是自己喜爱的玉镜,两人便谁都不言明,继续走下去了。
玉本无心,让一块玉有了心,是要负责的呀!
(作者看到十一月活动关于镜的,想说正好最近跟各类妖怪打了个火热,正在写几篇妖的文的草稿,正好可以再写个镜妖。写完后,作者有猥琐的算字数,发现加上这个后记有写了4600多个字。)
【特爱图吧】十二月活动:动物大聚会
 
无尽之海,有尽之人,有多少时间可以用来等一个人。
离线 jin12800

发帖
2
配偶
单身
鲜币
53
威望
2
生命值
1
板凳  发表于: 2018-11-03 10:22:34
— (篱念) 亲的回复有灌水嫌疑,下次请认真回复。 (2018-11-03 10:28) —
我想静静镜镜
【星座测试】十二月活动:打卡射手座
 
离线 frdej0ee

发帖
10
配偶
单身
鲜币
26
威望
2
生命值
1
3楼 发表于: 2018-11-03 22:33:29
— (篱念) 亲的回复属于灌水,下次请认真回复。 (2018-11-04 09:20) —
多谢楼主分享了
【腐化地带】十二月活动:此一句,吾爱矣
 

发帖
10
配偶
单身
鲜币
381
威望
2
生命值
1
4楼 发表于: 2018-12-01 07:53:59
好像那种翻译类的文,短片型
【影音长廊】十二月活动:旅行歌曲大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