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彩会官网
  • 3点击
  • 3回复

亚彩会登录网站:[活动][二等奖]【星梦】【清殿出品】何对错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 beay清
 

发帖
1908
配偶
单身
鲜币
357
威望
1845
生命值
165
楼主  发表于: 2018-08-31 22:27:59
关键字:正义
《何对错》

【一】

  阿正和阿义都是杀手,他们搭档了很多年了,从未失手。
  不同于其他杀手,只要黄金足够就可以无所顾忌地做任何雇主要求的事——阿正与阿义是很有原则的两个人。
  阿正与阿义只杀他们认为该杀之人,这些该杀之人无不十恶不赦,至于报酬,可以是路边的一根杂草,也可以是脚下的一颗石子,还可以是乞丐破碗中新讨来的一枚铜钱,当然,千两黄金的买卖他们也是做过的,珍珠、玛瑙、宝玉、红珊瑚也收过不少。
  因为他们所坚持的原则,二人名声大噪,他们的名声甚至传到了海外,这是杀手一行最最忌讳的。然而,也正是因为他们所坚持的原则,官府对他们追捕始终难有进展,这其中,究竟是有好事之人的协助还是有官府衙役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难说了。
  世道越发的乱了,恶人也越发的多了,他们手染鲜血无数,生意不断,却始终没有再笑过一次。
  突然,在某一天里,传来邻国亡国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阿正正半弯下身子,将烧饼西施家刚出锅还冒着热气的烧饼放到衣衫褴褛的乞丐碗中,阿义刚将买烧饼的铜钱递给烧饼西施。
  说话的是个穷酸书生,坐在茶棚里,只见他呷了一口茶棚中最廉价的陈茶,唉声叹气地道:“国破了,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至少,不用再打仗了。”
  满脸褶子的茶棚摊主立时打断穷酸书生的话:“都做亡国奴了,算得什么好事!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得安生咯。”
  穷酸书生辩驳:“咱们这座城池,五百年前是属吴国管辖,三百年前,陈灭吴,一百多年前,楚灭陈,朝代更迭,与百姓而言,有何相干?依稀记得,我幼年时,生活虽不富裕,却还有口饱饭,至少不用赊账来吃茶,你看看现如今,到处打仗,这日子,能算得上安生?”
  听穷酸书生所言,茶棚摊主神情变得复杂起来,大概是想起了自己那在前线如今已不知是生是死的儿子。




  时隔多年,阿正与阿义都记得茶棚摊主与穷酸书生的话,他们忘了烧饼西施到底是真美还是只因烧饼做的不错相邻美赞一声“西施”,他们也忘了那个蓬头垢面的小乞丐得了一张烧饼后是否有说一句“谢谢”,但,他们还记得茶棚摊主那皱成褶子的老脸和穷酸书生洗得发白的旧长衫,以及二人对话时的神情。
  阿正有些苦恼,他用随身的布巾擦拭着被擦了一遍又一遍的长剑,刚毅的脸上露出难得迟疑的神情,他在思考,思考一个或许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
  相较于阿正,阿义的情绪要稳定得多,他没有拭剑,他正将小酒坛凑到鼻端嗅着,一脸陶醉——阿义喜欢酒,只是,自从踏上了杀手这条道后,他就再不饮酒了,不能饮酒,那便只能嗅着酒香解解馋。
  他们接了一笔买卖,买卖很大,虽然酬劳只是王屠夫卖剩下的二斤猪肉。
  王屠夫的二斤猪肉早就已经吃完了,可是,他们还迟迟没有动身——买卖太大,让从未失手的二人不得不慎重计划。
  刺杀那个统一天下的男人,怎么能不从长计议、慎之又慎呢?
  是的,楚国也亡国了!阿正与阿义也成了众多亡国奴之一。
  罪魁祸首,自然是那个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男人!
  那个男人一声令下,多少人命丧黄泉,多少孩童成为孤儿?
  当今天下,论最该被杀之人,除了那个男人之外,找不到第二人选。
  夕阳如血,阿正看了一眼远方的枯树,突然开口:“你在想什么?”
  听到阿正问话的阿义疑惑地看向阿正,微蹙眉头——搭档多年,阿正从未问过此类问题。
  阿义深嗅了一下酒香,将酒坛放回桌上后,重复着阿正所说的话,一字不差,只是语气别有一番探究的意味:“你在想什么?”
  阿正回过神来,深看了阿义一眼,欲言又止。
  阿义也在看阿正,等了半天,一动不动。
  “明天就出发吧。”阿正开口,刻意避开阿义的直视。
  阿义还是没有收回盯着阿正看的视线,微蹙的眉头也不见舒展:“你的状态很不对。”
  阿正收起拭剑的布,将长剑归鞘,站起身来,临走的时候,才开口:“最近,我脑子里总是会想起那穷书生所说的话——纵然杀孽深重、染血无数,但是那个人 终究是这场战争的终结者,如若没有他,只怕这世道还要乱上很多年。”
  阿义盯着阿正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秋风瑟瑟,阿正与阿义赶着驴车,行驶在通往王城的官道上,一路沉默。
  王城的城门就在眼前,阿义突然开口:“我不管对错是非,我只知道,这一单我们接下来了,肉既然收下来了,那个人的命,自然也得收了!”
  “我知道。”
  “可是,你犹豫了。”
  “是的。”
  “你不该犹豫。”
  “我知道。”
  “但,你控制不住你自己。”
  “是的。”
  阿义深深地看了阿正一眼,神情凝重:“现在该考虑的不是那个人该不该死,而是我们该如何功成身退。”
  “我知道。”
  一片枯叶被风卷着,在空中转了几个弯儿,落在了驴车的车辕上,阿正瞥了一眼 那片枯叶,叹息一声:“能否成功还是一个未知数,我的确不该在这个时候还在想着这么幼稚的问题。说不准,这将成为我们最后一笔买卖。”
  不得不说阿正与阿义是杀手界中高手中的高手,他们乔装易容成宫内太监,配合默契,避过所有耳目与检查,将掺了剧毒的酒送到那个男人面前。
  眼看着那个男人就要将酒杯端起,饶是阿义从业多年、心志非常人可比,也不禁心跳加速了几分。
  让阿义没有想到的是,阿正居然先那个男人一步夺了酒杯,将酒一饮而尽。
  阿正的举动让沉溺于宫宴所有人大惊失色,那个男人毕竟久经沙场,立时警觉后退,全身戒备地看向面前的两个“太监”。
  阿义怒瞪了阿正一眼,抽出短刃,直刺男人咽喉。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所有人都未反应过来,就连已生警觉的男人也只来得及再退上三步罢了。
  短刃划破了男人的衣袖,却再无机会近那个男人的身半寸
  ——身中剧毒,阿正身手大不如前,本可轻而易举阻拦阿义的他不得不以身体为盾,截住阿义的短刃。
  “为什么?!”阿义咬牙切齿地问。
  阿正的血顺着短刃,流到自己的手背手心,明明没有什么温度,却让阿义觉得手都快被灼伤了。
  因阿义的短刃刺中了阿正的肺部,阿正不住咳嗽,黑红的血被咳将出来,触目惊心。
  “咳……咳咳……不能……这世道不能再乱了,他不能……死……咳咳咳咳……”阿正艰难地回答阿义,此刻,他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哪奈何得了重伤的身体,他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连带着,视线也变得越来越模糊,他快要看不清近在咫尺的人的脸了。
  眼皮越来越重,思绪越来越轻,阿正努力睁大着眼,尽管再如何拼尽全力,也看不清阿义的脸——这大概就是垂死挣扎吧!阿正这么想着。
  “哐”的一声重响,阿正知道这是自己倒地的声音,那之后,他便人事不知了。
  侍卫们终于反应过来,一股脑冲入宴客大殿,将阿义团团围住,一时,“抓刺客”声音此起彼伏。
  阿正没了生气,阿义的心又怒又痛,满腔愤懑正不知如何发泄,正好全撒在这如苍蝇一般“嗡嗡”乱叫的侍卫身上!


【尾声】


  多年以后,阿义已忘记了那一次拼杀究竟有多惨烈,坐在阿正的衣冠冢前,阿义仰头灌下一大口烈酒。
  阿正离世后,阿义就不再做杀手了,既然不再做杀手了,他便又开始饮起酒来。
  为了能喝到世上最好的酒,阿义开了一间酒肆,酒肆不大,开在王城最繁华的街道上。
  当年,阿正与阿义入宫行刺是易了容的,是以,阿义光明正大地在天子脚下开酒肆,也无人缉拿。
  刚开酒肆的那段时间,阿义整日买醉——他无法接受阿正离世,更无法接受阿正是死在自己手上的。
  直到突有一日,他难得清醒,上街转了一圈,才惊觉世道变化。
  也正是那个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地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留在王城。
  原来,在他心底的深处,一直、一直很想知道那个人究竟值不值得阿正用命来换!
  那个男人没有死,如阿正所期盼的,这个世道没有再乱下去,不但没有再乱下去,还在慢慢地变好。
  最近,阿义也开始苦恼起来,他在考虑曾经为难过阿正的问题——那个男人该不该死。
  阿正以自己的命给出了他的答案,那么自己呢?阿义又灌下一口烈酒,若要重头来过,他大概还是会如当初那般选择吧!
  只是!只是!他真的很想、很想阿正!
  想到此处,阿义再一次灌下一口烈酒,这一次,灌得急了,呛得阿义不住咳嗽,辛辣冲鼻,竟将他的眼泪也逼了出来,与此同时,脑海里再一次晃过阿正临死时的画面——此刻,他的脸大概也如同当时阿正的脸一般扭曲难看吧!



-(完)-






[ 此帖被夙沅在2018-11-02 11:54重新编辑 ]
4条评分鲜币+64
栖迟客 鲜币 +14 内容奖励 09-02
栖迟客 鲜币 +10 活动奖励 09-02
栖迟客 鲜币 +20 活动奖励 09-02
栖迟客 鲜币 +20 活动奖励 09-02
【特爱图吧】十二月活动:动物大聚会
 


发帖
115
配偶
单身
鲜币
694
威望
330
生命值
36
沙发  发表于: 2018-09-04 17:44:39
写的很棒啊
【特爱图吧】十二月活动:动物大聚会
 
幸为天下客

发帖
234
配偶
单身
鲜币
24
威望
25
生命值
3
板凳  发表于: 2018-09-30 13:01:42
人生无对错,爱情无是非啊~感慨
【星座测试】十二月活动:打卡射手座
 
离线 少将1

发帖
10
配偶
单身
鲜币
754
威望
2
生命值
1
3楼 发表于: 2018-10-12 19:47:04
灌一下水喵
1条评分鲜币-1
篱念 鲜币 -1 亲不要再灌水了,想赚钱,直接点论坛的广告,广告打开页面30秒不关,系统会自动给你加论坛币的~ 10-12
【影音长廊】十二月活动:旅行歌曲大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