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彩会官网
  • 36阅读
  • 1回复

登录-亚彩会:[活动]【星梦】深海之语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34
配偶
单身
鲜币
1932
威望
94
生命值
8
楼主  发表于: 2018-08-29 21:33:05









觉知初始,
那烙印在他心灵绘本第一页的那抹深蓝,
带着细微的暖意将伴生的海螺送到了他的手边。

——————

他一直很疑惑。
嫉妒这个词,好像从不认识母亲。
这世上仿佛只有动物受到伤害才能使母亲形状优美的眉头产生波浪。
就像这次父亲被惩罚修葺城墙,母亲的表现与以往也没什么不同。
她依然花费大量的时间待在巡视大海的祭坛里,守着珊瑚塔上的那个水晶球,护着那些甚至可能永远都见不到她一面的生物们。

今天他的领地有骚乱发生,等他赶到时,只剩下一丝血腥气,他将被血污染的地方进化过后,回到了宫殿中。他直接来到坐在高凳上的母亲面前。当高贵的女神听到他的汇报后,他以为她会很担忧,不成想,她只是摸了摸他的头,叹口气道,“别着急,傻孩子。去找你父亲吧。今天是他休假的日子,你们上次不是约好了吗?”

“没用的,母亲。”他避开她的抚摸,赌气一般,“父亲一定忘了我们的约定!他上次说过要与大浴场里偶遇的女郎约会,不会来的。”

“你去吧,他会来的,领地这里有我,你放心。”母亲移回视线,继续关注面前的水晶球。

少年难以置信,他都直白到这个份上了,为何母亲还是丝毫不在意?难道她眼里真的只有那些动物?他决定在努力一把,“那么母亲,您不打算趁这个非常时期牢牢抓住父亲的心吗?您和我一起去吧,领地外那群坏家伙知道父亲休假了,不敢乱来的。”


母亲美丽圣洁的白净脸蛋上没有受邀的动容,少年看不出她的想法。

“不必了孩子,你父亲始终不会离开太远的,我相信他,不管他有没有力量,他都是这个世界的大海。”也是她心中的大海。


少年只感觉很无力,他为母亲打抱不平,也知道今日的这一趟他一定是白跑的,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敬畏、埋怨他父亲的同时,却也想念他。



——“而且,不是还有你吗?”


他回想起母亲在他离开前说的那句话,来不及仔细琢磨,他乘着洋流,飞速的向着与父亲上个月约定的地点游去。

——————

昏暗中,只有几丝微弱光线从很远的地方透下来,使得那几丝光线变得不那么洁白,是淡淡的蓝。

宫殿深处,一张看上去非常柔软的床上。即便在这样的昏暗当中,仍然莹白的一双手微微张着,让那几缕透着微弱暖意的银光柔软的躺在指缝间。
捧着光的手没有像以往那样停留很久,他的主人很快收回手,修长的指尖,学着以前找他玩的小孩喜欢做的手势。他记得小孩说那是行走的手势。

他颀长结实的身姿陷入床中,海带轻羽般的飘在他身上,那是柔软的被。他手指轻轻的在陷入床中的另外一件物什上跳跃着,温柔的抚摸上头镶嵌着的蓝色宝石。他的父亲授权了他作为此物的临时保管者。

这是一把尊贵的武器,是由独目巨人之手打造的杰作之一。

——黄金三叉戟。


这是父亲不在宫殿里的第二个月。这短暂的几个月,父亲没变,又好像有那么一点不同。
让他从一直叫嚣着对父亲的畏惧之中看见了不一样的东西。
父亲依然像以前一样的暴躁、贪心、高傲、任性。

而沦为凡人的身躯变得无力,却还是包裹着那个强大的灵魂。


他回想起今日夜晚,独自驾驭双轮战车回到宫殿入口时,意外的看见几乎在祭坛安家的母亲等在那处。
而母亲的表情同样意外。
她水蓝色的美眸盯着他手中的黄金三叉戟,随后绽开的笑容令少年永生难忘。

海豚们都异常兴奋的上前环绕她。

只记得母亲这么说道,“孩子,我们都是支持着大海的川流,所以我们和你父亲永远是一体的。”

他们都知道,只有尊贵的海神才能使用黄金三叉戟、驱使马头鱼尾兽。除非有海神的授权。然而永远没有哪个神能让高傲自大且脾气暴躁的海神共享这一切,即便只是短暂的几年时间。

“川流对大海来说虽然很渺小,渺小到大海有时候会忽略。”母亲的声音从包裹着她的成群海豚中窜出,被少年捕捉,“但大海需要我们。”

他看着手中的三叉戟,金黄与海蓝交加,却没有丝毫违和感。沿着手掌传送过来好似父亲曾经握着的余温,光滑的质感,就像温驯的小海怪。
会缠绕在你身上,却不会因此受伤。


在最后母亲被海豚们簇拥着离开前,她缓声道,
“川流想要流入大海从来是没有直径的,不学会转弯可不行呢。所以我不必嫉妒,也不必吃醋,孩子,我想你应该能理解我?”

回忆到此,他困了。

他抱着那抹金黄,阖上了眼。而后,床头的巨大贝壳瓣也缓慢合拢,阻隔那几缕调皮的银光。




睡梦中,刻画着今日最难忘的情景。

——————

微风努力想要吹散阳光洒在水面的银纹。

突然,安静的水面被一阵气泡打破,一个人影冲出海面。

浪花拍打在岸礁上。
那是一个几乎被海藻覆盖的人类青年躯体,他半个上身慵懒的趴伏在看着就硌得慌的礁石上,如海藻一般自头顶顺着肩背流泻而下,四散隐入海水,那是他的发。

沾水的指尖透明白皙,无聊的逗弄礁石上一只迷路的螃蟹。

阵阵暖风像是塞特斯在深海幽鸣的催眠曲般,使他在不经意间眼皮打架,他托着腮,轻缓规律的点起头来。
这便使他错过那只螃蟹伸缩舞动,开始示威着大张的蟹钳,看样子是打算干上一架了。
也是此时,一只大脚踩落在他面前,很普通的举动,却好似连地面都惊恐的抖了抖,那正好是那只可怜螃蟹的位置。

有点被挤压变形的穆勒鞋,被主人驱使着左右碾动。

视线顺着力感十足的健硕小腿慢慢往上移。打着盹儿的人仰面愣愣的看着拿魁梧身形制造出阴影笼罩他的人。
因逆光而看不真切的脸庞散发着不怒自威的气势,唯一清晰的那对锐利蓝眸,正高高在上的乜着底下困顿之人的方向。

那是个身材高大健美的男人,黑发微蓝,狂妄的向后翻卷,像是怒吼的浪涛,又像嗜人的深海,神秘,却危险。

“父亲,你这样母亲会不高兴的。”忽略话语的内容,语气间却满是上扬的开心。

听罢男人冷哼一声,是一如既往的不听劝。
“愚蠢的凡物!敢伤我儿子,就要有付出生命的准备!”暴躁的言语下躲着略微的庆幸。还好,没有选择先去猎艳!

言行间,男人全然忘记现在的他也只是个凡人。

“行了,特里同,把大海的现况告诉我吧。”男人的自由时间有限,为了避免下次被禁止放风,他要合理运用这段有限的时间。

不再多言,水下的少年人不知道从哪掏出了一个泛着柔和荧光的贝壳。男人接过贝壳,那贝壳在他手心上乖巧的摊开,缓慢的将它最脆弱的部分展露人前,柔软蚌肉当中一颗五彩珍珠像是投影片似的,往内壳上映射着海中发生的一幕幕。

有关于一些以往波塞冬管理时不敢轻易作怪的海怪开始进犯一些成群的温良种族。海豚在海中自由穿梭的身影都少见了,连塞特斯手下的巨型鲸鱼也折了几只,这虽然能够反哺海洋几百年,却是严重的抹了波塞冬的脸面。

贝壳的光芒反射在男人脸上,微弱的幽光把男人的五官清晰的刻画出来,方正的面庞威严坚硬,却透白一如石英。只见男人薄唇紧绷成一道弧度,刀锋浓眉深深蹙起,预示着他即将发怒。
若此时是在海底皇宫中,又碰巧安菲特里忒也不在时,不知道有多少鱼虾要遭殃,狂暴的海龙卷又不知会毁坏多少岛屿。

等讯息传递出来后,覆在贝壳周围的那层荧光逐渐消失。

可能多少也开始习惯了没有神力的日子,男人没有马上发作,他理智的吩咐儿子唤来他的坐骑。
以往只要打个响指就会拖着战车飞速游来的马头鱼尾兽,连速度极快的海豚都追不上。

可这会被封印神力的男人可没有能力让它听到召唤声。

水下的少年举起腰间挂着的海螺,深吸气,用力吹了起来。
并没有相应的声音流出,但马上,从海平线的尽头有一个黑点正在逐渐放大,不足几秒间,已经能够看清来物形态。

那是一匹长着翅膀的马,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他们跟前后,能够发现,那匹马怪异的地方不只是长着翅膀这点,它还拖着有力的鱼尾!
这就是海神的坐骑:马头鱼尾兽。

男人熟练的跳到双轮战车上,并单手将水中颀长而结实的少年提上战车。
少年下身是长过上身一倍的鱼尾,看起来强壮之余,沉重又有分量。上面住着一些海藻,浸透海水,鳞片偶尔穿插闪耀着。

——————

男人的身躯没有一丝一毫的神力,却能在随着浪花起舞的战车上稳健的站直身形。拉少年上来后,他也就一并坐下了,他拉着缰绳,挥散了在周边环绕不止的海豚,命令马头鱼尾兽往前,而他则稳稳控制方向。

这时一阵小浪翻卷而来,战车跟随整个海面浮动一起向上升起,而后又急速下降,夸张的上下晃动、左右前后摇摆。

在拥有神力时,这架战车就是上天入水都是海神说了算,而现在只靠马头鱼尾兽,想要带着人在海面上随意控制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可男人不信这个邪,对他来说,就算没有神力,他的东西就会乖乖听他的话。

少年不知道父亲想要带他去哪里,以前看着很稳的战车,这回却颠覆了他以往的概念,他只能牢牢抓住扶手,避免大浪过来时被掀出去。
只见一个比刚才大许多的大浪发狂的冲过来想要拥抱他们!
不出意外的,战车翻了,马头鱼尾兽可怜巴巴的随着战车翻转。主人在的时候,控制权就不在它手里。

少年立马上前去圈住父亲的腰,水里是他熟悉的。将父亲带出水面,少年从身后观察父亲的表情,他发现男人没有丝毫恼羞成怒或是妄自菲薄。
他居然哈哈大笑道:“有意思!特里同,你可抱紧老子了,下一个大浪马上就来了!”

果然,海面又开始上升了。在下一个大浪把战车往他们带过来时,他们没有避开。男人乘机抓住战车的巨分开轮,试图运用巧劲以及浪花带动着将它翻回来。
这次并没有成功,但少年明白父亲的想法后也加入帮忙。最后,他们迎接了数个大浪,终于将战车翻正。

接下来,数次战车都加入了浪花的舞步,又数次被他们利用浪花翻回来。

他们不断的练习着。男人教导少年如何在被打翻后运用打翻他们的淘气海浪翻回来,也教导少年如何不使用神力控制战车在海上乘风破浪,不被打翻。


最后,父亲忘了这月他朝思暮想着,就盼着假期一来就去泡的绝世美人儿,还有那集市里的清纯可人儿,以及其他数不过来的粉色小蜜桃儿。


等到稳定驾驶战车后,父亲控制战车到深海处走起奇怪的轨迹,似乎只是一个眨眼,他们闯进一个凭空出现的海域,会这么形容的原因是因为,眼前这座巨大龟山就是突然出现的!

“这是?”少年忍不住发问。

男人没有回答,他让儿子驾驶战车飞到岛中央。只要有他的授权再加上一点点神力,就能够轻松做到。

在那个岛上,海神将他重要的武器递到儿子手中。

他的大海、家人、子民需要他,但这时候他正在修筑特洛伊城墙,分身乏术。那么让儿子带着三叉戟暂时代替他震慑海怪、管理大海是个不错的选择,不是吗?

此刻,这个大海的守护神在深蓝之中,带着细微的暖意将三叉戟递到少年怀中。



世人都认为大海的守护神残暴好战、喜怒无常,但男人并不在乎,在他还是海神时也是一样,
不一样的是现在的他愿意带着少年认识一下除了敬畏之外的东西,譬如亲情?又譬如信任?




-END-






[ 此帖被visual_no_1在2018-08-29 22:48重新编辑 ]
【漫客帝国】七月活动:动漫在对话?口胡!
 
离线 a2299171

发帖
547
配偶
单身
鲜币
10
威望
134
生命值
0
沙发  发表于: 2018-08-29 23:13:41
谢谢楼主分享
【漫客帝国】七月活动:动漫在对话?口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