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彩会官网
  • 70阅读
  • 2回复

亚彩会彩票:[活动]【不一样】阳光之下(末世、耽美)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 夙沅
 

发帖
20171
配偶
笑若倾尘
鲜币
844
威望
14941
生命值
1312
楼主  发表于: 2018-07-31 19:27:51



选题:光荣的失败者


1.

林特在某一天醒了过来。
他看着陌生房间里泛着金属质感的家具,不知为何打了一个冷颤。
很快,他从床上起身,看到了金属大门上的编号。然后,他知道了自己的名字——林特.格林兰。

他看着那行字默不吭声。
不知过了多久,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打破了平静。他抬首望去,看到了一个斯文瘦弱的身影。

“你醒了?”这个穿着白大褂,有点文弱的男人说到。
“格纳斯……”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冒出了这个名字。
“怎么?今天不骂我,也不劝我放弃了么?”男人语调冷淡的说着,却伸出手来揉了揉他的头。
林特被这亲昵的触感激的浑身一颤,抬头有点迷茫的看着他。

格纳斯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拉着男人起身,给他固定了几个设备探头之后,才问到,”你怎么了?“
林特不知道男人想要做什么,却本能的对这些冰冷的金属有些抵触,忍不住想要伸手将其扯下来。
格纳斯猛的抓住他的手,”第一次戴的时候我就警告过你不要乱动,会触电的。你是失忆了么?“
林特顿时僵住了。

一阵静默。
”啪“的一声,格纳斯手中的针管摔在了地上。
他意识到了什么,死死的看着身边的人,”你、真的、失忆了?”

林特无奈的点了点头。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太想让男人知道这个明明瞒不了多久的事实。
格纳斯顿了顿,突然转身冲出了房间。
砰!房门被关上了。

门再一次被打开的时候,男人已经恢复了平静。
他坐在林特的对面,看了他良久,突然说道,“你叫林特.格林兰。”
“嗯,我知道。”
男人顿了顿,道,“我叫格纳斯.艾维尔。“
“嗯。”
“我是你的恋人。”
“嗯。嗯???”恋人?
“现在是末世,你不小心感染了丧尸病毒,我给你注射了抗体,虽然不完全,但也能暂时抑制病毒的爆发。”
“所以我醒来就失忆了?”应该不是吧,他感觉自己在这里呆了很久了。
“不是的。我做了很多实验想要做出解毒剂。你会失忆……应该是它的副作用吧。”

这一次,格纳斯和林特聊了很久才离开。
慢慢的,他在格纳斯身上找到了一种熟悉感。他觉得这个男人说不定真的是他的恋人。把他关在实验室也是为了做出解毒剂防止他变成丧尸。但是,他也觉得事情并没有格纳斯说的那么简单。
不知为何,他心中的异样感始终挥之不去。
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呢?

          


2.

这样过了大概六、七天,虽然格纳斯给林特找了很多休闲读物,但他还是感觉到了无聊。
他有点想出去看看了。
但这个想法遭到了格纳斯的坚决反对。

林特越来越觉得格纳斯有问题,他一定有什么事在瞒着他。
林特想,他一定要搞清楚。

因为林特失忆了的关系,格纳斯对他并不怎么设防。
何况,这两天,格纳斯的心情非常好。
“我快要成功了。”他这样说着。然后和林特一起畅想着祛除病毒后,两人去哪里旅行。
非常美好的设想,只不过在他听来,却如同镜花水月一样。

所以那天,他终于出了房间。
然后,看到了——
人间地狱。

呻吟、哀嚎、嘶吼声不绝于耳。有丧尸的,普通人的,甚至还有孩童的。
恍然间,他想起了一个相似的片段。
两个人在相同的背景下争吵的片段。
是他和格纳斯。

他想不起当时自己说了什么,但当时绝望、愤怒的心情却残留了下来。
“我不能让他这么做,”林特想着,“他竟然是用人做实验的,真是太……太可怕了,太……”
他怔怔的走过去,看着那些痛苦挣扎的人伸出手。
我要救他们。
他想。

这一场逃亡进行的及其顺利。虽然想不起来,但对于该走哪里,林特却有一种近乎直觉的预感,似乎他曾经反反复复的在脑海中描绘过这条路。
直到他们一行人顺利的到达了出口,才不知触动了哪里的机关,响起了一声尖锐的警报。
“快走!”
他拉着吓得瘫软的小孩快步跑出了大门。小孩的父母用感激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也紧跟着冲出了囚笼。

“林特……”
他听到了格纳斯的嘶叫。
回头,那人正红着眼睛看着他。
他没有停下来,反而向着阳光,加快了脚步。


          



3.

一行人最终顺利到达了安全基地。
大家都对林特感激万分。
然后,他才了解到了现在的情况。

末世起源于一块天降陨石。
科学院的人利用初始陨石制作出了一种抗体。无奈这种抗体并不能完全抑制丧尸病毒,被丧尸咬伤的人,十天后依旧会变成新的丧尸。
即使如此,大家依然很振奋。
这意味着丧尸是有可能被治好的。
却在这时,一个研究员将初始陨石窃走了。

半年了。
终于有了相关线索,基地的高层极其重视。
大队卫兵们向着荒野中的罪恶实验基地进发。

林特也在队伍中。
一路上他都显得心事重重。

他一边想着自己没有错,阻止格纳斯是对的,又一边担心着格纳斯被抓住了会怎么办。
但是,这么久了,格纳斯应该已经逃走了吧。
说起来,如果自己真的感染了丧尸病毒,那么应该已经超过半年了吧。
所以格纳斯真的能做出解毒剂吧?
……
他这样胡乱想着,发现自己竟然强烈的希望着格纳斯不要出事。即使已经知道他做了多么过分的事,也希望这个男人能够逃走。

很快,一行人到了目的地。卫队和直升机包围了整个实验中心。
众人小心翼翼的走入,却发现罪首正光明正大的靠坐在座椅上,对不请自来的闯入者们毫无反应。
首领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挥手指使一人上前。
那人走了两步,格纳斯终于回神看过来。他拿出一个密封的玻管,漠声道,“都别动。”

”我把资料都毁了,这是唯一一瓶最终版的解毒剂。耗费了三百多丧尸和三百多条人命做出来的。你们动一步,我就毁了它。“
大家愣下来,热切的看着他手中的玻管。
“你真的制作出了最终抗体?”首领试探道。
”你可以不信。“他说着作势要扔了玻管。
“别,我信。”首领连忙阻止,“你交出抗体,看在这一功劳的份上,我们可以留你一命。”

格纳斯闻言竟然笑了一下,“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我需要一个人质。”
首领皱眉,却没有反驳。
格纳斯便指向了林特。

格纳斯竟然没有走?他还做出了真正的解毒剂?
林特心情复杂的想着,慢慢的走了过去,看着自己被格纳斯用枪抵住了额头。
“格纳斯……”他轻声叫道。
“林特,掩护我。”格纳斯贴近他,悄声说,然后揽着他的腰向后退去。
他们一点一点地退后。退到墙边,格纳斯猛然按下一个按钮。墙角悄无声息的开了一道门,他们一起跌了进去。

          



4.

林特松了一口气。
不管怎样,格纳斯能够安全离开了。
他回头看向男人,却再次被冰冷的枪口抵住了额头。

“格纳斯……”他有些不可置信。
男人看着他冷漠道,”唔,你逃跑了竟然还敢回来啊?”
“我只是不想你再错下去了……”
“哈哈哈哈……”格纳斯突然笑了出来,“错下去?真是可爱。难不成你还真的相信我们是恋人么?“
“格纳斯……”林特有点迷茫,他看着男人眼中直然的恶意,不由得沉下了心。
”只不过随随便便编了一个故事骗骗你,你就当真了啊。实验品……没有实验品的自觉可怎么行?“


编故事?怎么会?
明明没有那种汹涌的感情,但听到男人这么说,他依然感受到了隐隐的难受。
怎么会把他当成亲近的人了呢?
这么危险的人……

林特脑中一片混乱,他发现格纳斯拿着什么东西伸过来,反射性的往后躲,却被人一把抓住。一阵疼痛中,有什么液体被注射了进来。

注射……
他突然清醒,看向男子手中至关重要的玻管。蓝莹莹的小管子被格纳斯随手拿着,离他很近。一瞬间他什么也没有想,拿出了贴身的刀具刺向格纳斯,反手夺过了玻管。

两人突然拉开了距离。
血一滴滴的落下来。
格纳斯捂着手臂的伤口,皱着眉看着他,“你竟然伤我?”
林特沉默的后退,牢牢的握住玻管,警惕的看着格纳斯。
格纳斯突然笑了,他似乎有点无奈,“就算这样也没用的,你一会儿会晕倒的。”
林特低头看着血迹。

两人对峙着,看他依然沉默着,格纳斯慢慢皱了眉。“你有想起来什么吗?”他试探的问道。
林特缓缓摇头,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因为精神高度紧张,甚至有点脸色发白。

格纳斯定定的看了他片刻,突然道,“林特,”然后声音温柔的说了一串数字。
他觉得有些熟悉。
“记住它。”格纳斯说道,“可以的话,也记住我。”
他说着,转身向外退去。

林特被他奇怪又反复的态度弄的迷惑万分。
然后耳中传来了一阵声响。
他有些迟疑的听着逐渐接近的争执声和脚步声,抬头看到了一片熟悉的身影,脑中一暗,便晕了过去。

          


5.

当林特醒过来时,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罪犯已被处决,英雄被到处宣扬。
解毒剂已经被验证是有效的。虽然格纳斯耗费了无数人命,但是似乎有了成果。

但是,“绝对不能标他的名字。”
大家都这样默认着。
然后解毒剂被宣传成了科学院的功劳,主要贡献者——林特.格林兰。
他被渲染成了英雄。
而格纳斯,当然是臭名昭著的坏蛋了。

新的检测已经试行,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感染丧尸病毒。
亦或者,曾经感染过,但是已经被清除了。
不由自主的,他想到了最后被注射进他体内的冰凉药物。

他隐隐的察觉到,自己错了。
他总忘不了格纳斯最后说的话。
他真的一直在骗自己么……
自己真的叫林特么?
为什么他找遍了基地也没有人认识这个名字呢?


再次来到实验基地,来到了第一次醒过来的那间房。
他躺在床上,感觉到了一阵疲惫。
然后发现枕头反常的坚硬。

他从里面取出了一个铁盒。
有密码。
他想都没想就输入了那段格纳斯留给他的数字,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直牢牢的记住了它。

盒子里是一本相册,他自己的相册。
里面温文浅笑的青年温柔的看着镜头。

他在相册上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
凯利斯。

凯利斯……
他见过这个名字,在基地名单上。唯一和格纳斯并列在一起的名字。
他的身份是格纳斯的表弟,标注着——已死亡。

已死亡……
他颤抖着,一张一张的翻看着相册。
每一张,不管背景如何,青年总是笑着的。
最后一张,是他在阳光中回首,风吹起他被染成金色的头发,笑的温柔又平静。

在这张照片的背面写着一行熟悉的字迹。
明明没有记忆,他却能认出那是格纳斯的。

——“我身处地狱,而你向往天堂。”

他看着这行字,突然落下泪来。


—end.











[ 此帖被夙沅在2018-07-31 21:19重新编辑 ]
1条评分鲜花+99
笑若倾尘 鲜花 +99 八月零花花(づ ̄ 3 ̄)づ 9小时前
【漫客帝国】七月活动:动漫在对话?口胡!
 
情起一笑间,仿若似人闲。沅湘倾风雨,夙世诺尘烟。
在线 夙沅

发帖
20171
配偶
笑若倾尘
鲜币
844
威望
14941
生命值
1312
沙发  发表于: 2018-07-31 21:05:13
后记:关于格纳斯

其实有点拿不定写不写,感觉留白也挺好的。可能性更高。也有可能格纳斯真的只是在耍林特玩也不定啊。
不过,想了想还是写了下来,作为结局中的一种吧。




“我身处地狱,而你向往天堂。”

所以我待在地狱,而你站在天堂。
这是理所当然的。

格纳斯已经忘记了听到青年被感染丧尸病毒之后自己是什么心情。只记得那天风很大,青年笑的温暖又明媚。
研究所已经有了针对丧尸病毒的抗体,但是那只能延长十天时间。
十天,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进展。除非……
他想着,脑中冒出了一个疯狂的主意。
虽然疯狂,但是却有可能成功的主意。
即使,那会让他堕入地狱。

自从被凯利斯发现他做了什么之后,两人就总是争吵。
他明白,以青年的性子,就算他成功作出了解毒剂,这种用别人的性命换来的新生,也会让青年感到痛苦。
但是,痛苦,他也希望他能活下去。

变故出现在青年的失忆。
他明明准确的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却认为自己叫林特。
多傻。
但是,也许这样他可以幸福也说不定。

凯利斯逃走的时候,他其实是有预感的。
但既然他已经看到了真相,知道了自己是什么样的人,那么阻止也就没有了意义。
何况,最多三天,解毒剂就成功了。
到时候,就算没有自己,他也可以去游览自己喜欢的那些风景了。
或许,没有自己,他才能真正悠闲的游览风景吧。
格纳斯自嘲的想着。

明明是这样想的,但是最后,还是有点不甘心。
看着他戒备的目光,毫不留情划下的伤口。
明明以前,自己磕破了手腕,都会心疼的人,现在却那么冷漠。
竟然幻想着他要是恢复记忆就好了。
恢复记忆了,大家就可以一起痛哭了。
就算是一起坠入地狱也无所谓。

但是……
但是……
如果是这样的结局,那么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又算什么呢?
所以,还是算了吧。

最后,他其实只有两个愿望。

希望——他记住我。
希望——他站在阳光之中。

——end.

【漫客帝国】七月活动:动漫在对话?口胡!
 
情起一笑间,仿若似人闲。沅湘倾风雨,夙世诺尘烟。
离线 沐琋

发帖
119
配偶
单身
鲜币
4364
威望
123
生命值
9
板凳  发表于: 2018-08-01 11:37:23
虽然很心疼凯纳斯,但是,用人体试验确实是不对的
不过做出贡献后死亡了的他,也已经赎罪了,希望凯利斯可以记起来,虽然凯利斯会很悲伤,但悲伤的同时这也是一段属于两个人的最珍贵的记忆呀!

楼主留言:

本来想写的轻松点的,不知不觉就虐了。唔,下一次我一定要写甜文。握爪。

【心情小筑】八月活动:细说八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