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彩会官网
  • 169阅读
  • 0回复

亚彩会:[活动][二等奖]【不一样】绿山劫匪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 薄郁
 

发帖
4549
配偶
单身
鲜币
3517
威望
21770
生命值
2135
楼主  发表于: 2018-07-29 16:54:53


选题“极恶的纯善者”

玩刺客信条起源的一个脑洞。路边上经常有劫匪(应该是劫匪吧)冲出来杀我,还跟得紧紧的跑出去好远都还在追杀我=-=然后产生了一个脑洞。
拖延症赶着活动最后几天才写enmm才不是因为都在打游戏。
古埃及的各种神话习俗啥的我并不是很熟悉,bug肯定有,轻拍。
文笔极渣,套路狗血,逻辑诡异。




     “求求你们,不要杀死我,我会把所有的钱财都给你们!我家中还有母亲妻子和孩子,她们都需要我!”一个中年人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身边被鲜血染红的地上散乱地横着两具尸体,马车残骸七零八落地散落在一边,拉车的马早已不见踪影。

而他的哀求并没能成功让他面前的三个男人收手,其中一位名叫耶茨的男子上前用刀划破了中年人的喉咙,鲜血喷涌而出,中年人惨叫着失去了眼睛的光彩。

    耶茨对另外两个人挥挥手,说:“阿里亚,罗德尼,快把他们身上的东西收好。”然后他吹了声口哨,叫来了他的马,马背上绑着草编的席子。

    “耶茨,你又要进行你无聊的‘仪式’了。”

    “今天还是要我们帮你把尸体搬到‘坟墓’是吧。”

    “是啊,麻烦你们了。”

    阿里亚和罗德尼笑着重重地拍了拍耶茨的肩膀,习以为常地开始收拾尸体上值钱的东西。

    耶茨无所谓地笑笑,显然是习惯了两人的调侃。他走上前去卸下马背上的草席,待两人把尸体上的物品收拾完毕后,他合上尸体无神的眼睛,并用草席裹起地上的尸体:“愿你在芦苇原得到永生。”

    阿里亚和罗德尼唤来了他们的马,他们将这些尸体搬到马背上,策马跑进了路旁的灌木林中。

    很快就到了“坟墓”。这是一个简陋的山洞,洞的深处整齐地码放着十多具被草席包裹着的尸体,每具尸体边上都有一个小小的雕像。这些尸体都是这三人杀死的。阿里亚和罗德尼下了马,只站在洞口清点这今日的收获,而耶茨则一个人将今天刚杀死的几个人搬进山洞,小心翼翼地放下,整齐地排好,并在每具尸体身边放上新的雕像。他依次掀开草席,剖开尸体的腹部,将除了心脏以外的内脏取出。他不会制作木乃伊也没有能力购买昂贵的香料,只能使用泡碱填入尸体的腹部,并在包裹尸体的草席上也洒满泡碱,防止尸体腐坏发臭。

    耶茨在雕像旁放上食物和水,他同样不会进行“开口仪式”,只是念了一段《亡灵书》中的文字代替仪式,以期保存逝者们的“卡”。

    在做完了这些步骤后,耶茨终于走出山洞,询问他的兄弟们今日的收获。

    “我们拿到了不少德拉克马,够我们喝上几顿了。这些家伙的马车上有不少布匹,马科夫大哥一定很期待嫂子做的新衣服!”阿里亚指了指腰间挂的刀,血迹斑斑的刀身上有不少豁口,确实该做一次更新。

    “他肯定准备好了酒,就等我们过去呢!”耶茨骑上马,朝兄弟们招了招手,“快来!”


    “妈妈,爸爸为什么还没有回来?”小女孩抱着洋娃娃,疑惑地询问母亲,“爸爸说最迟今天晚上就会回家,他还给我们带了新布料,我想要新衣服!”

    “萨拉,再等等,也许是路上有事耽搁了。”女子安抚着焦躁的女儿,表情虽是淡然,内心却也充满了担忧。丈夫走的那段路近来频频传出行人失踪的消息,官兵去查看的时候只看到了路上有些血迹,推测可能是劫匪杀死了他们。丈夫虽然不是一个人出行,但是那些劫匪会如何,还未可知。此时她能做的,只有祈祷和等待。

    次日清晨,她的男人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家中储备的食物不多了,她需要去打一些肉来。

    “萨拉,妈妈去打一些肉回来,你不要乱跑哦。”

    “好的,我会的!”

    得到了女儿的保证,女人才离开了家。

    而萨拉并没有乖乖呆在家里,她惦记着昨天早上领居家的孩子乔迪跟她说的事情:昨天乔迪在山上发现了一个山洞,里面有股刺鼻的味道,乔迪没敢进去,跑来告诉了萨拉,希望萨拉和他一起去。“乔迪!乔迪!我妈妈出门了!快带我去看你说的那个山洞!”

    “嘘,萨拉,我们不要被别人发现了,跟我来!”乔迪朝着萨拉招招手,悄悄离开了小镇。


    终于来到了乔迪所说的山洞,一股刺鼻的气味儿窜出来,两人捂住了鼻子。

    “快进来,你怕什么。”萨拉拉住乔迪的手,把他拽进了山洞。

    他们看到山洞的深处整齐地放着许多草席裹着的什么东西,还有许多的雕像,雕像旁边放有水和食物。好奇心驱使他们跑过去查看,萨拉跑到最近的那一个旁边,小心翼翼地揭开草席,露出了里面的东西。萨拉立刻被她看到的景象震惊了,她无法遏制地尖叫出声。

    “啊——这是——这是爸爸——”

    草席里包着的正是她的父亲,这个平时强壮的男人脸色灰白,闭着眼睛被塞在破旧的草席里,身上沾满了灰黑色的粉末,脖子被划开一大个口子,血迹已经干涸。再把草席整个揭开,露出了破了一个大口子的腹部,腹腔里塞满了那种灰黑色的粉末。


    “今天又是满载而归啊。”罗德尼骑在马上,指了指耶茨马背上的裹着尸体的草席,对他的兄弟们说道,“这个人看起来不怎么样,身上藏了不少德拉克马,哈哈哈,我们又能改善一下伙食了。”

    “今天晚上还能到马科夫大哥那儿喝喝酒,哈哈哈,真是太好了。”耶茨说道。

    话音刚落,前方就传来了一声尖叫。

    “啊——这是——这是爸爸——”

    紧接着传来了女孩的哭声。

    三人互相看了看:“声音好像是从‘坟墓’传出来的?”

    “快去看看!”

    三人骑着马加快速度跑向“坟墓”,女孩的哭声越来越大,三人将马停在了山洞门口,提着刀进 入了山洞。

    面前是两个小孩,一男一女,男孩坐在地上,似乎被吓懵了,女孩伏在他们昨天搬回来的一具尸体上大哭,尸体的草席被掀开,腹中的泡碱洒了一地。听到他们进来的响动,两个小孩抬起头看向他们。

    “让我看看这是谁,两个小孩儿,妈妈没有教过你们不要随便乱跑吗?”阿里亚冷笑着提着刀朝他们走过去。

    女孩满脸泪痕地瞪向他们,令阿里亚没想到的是,她竟然立刻扑过来撕咬他。

    “啊——是你们!!是你们杀死我爸爸!!啊——!你们永远无法进入芦苇原!!你们会被阿米特吃掉心——”

    女孩的尖叫戛然而止,耶茨拿着一把匕首刺穿了她的大脑,红白的液体喷到耶茨和阿里亚的脸上。耶茨拔出匕首,女孩的尸体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杀死了女孩,耶茨把目光转向男孩。男孩这时才如梦初醒,爬起身尖叫着跑向洞外,没跑两步就被耶茨一把抓住。

    “不要……不要杀我……”男孩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求求你……”

    耶茨扯了扯嘴角:“不行,你要是告诉你妈妈可怎么办呢,她会引来官兵的。”

    “不会……我不会的……啊——!”

    耶茨放下男孩的尸体,把匕首插回腰间,蹲下身合上男孩的眼睛。他把两个孩子的尸体和被女孩扒开草席的男人尸体放在一起,剖开了他们的腹腔,取出除了心脏以外的所有内脏,填上泡碱,把肚皮仔细地贴合。他在草席上又撒了一把泡碱粉,把这三人卷在了一起。这卷草席显得格外庞大,旁边被放了三个雕像。

    “我没有能力给你们更好的葬礼了,我会保存你们的‘卡’。阿努比斯偏爱你们,欧西里斯保佑你们,愿你们在芦苇原相见。”

    山洞里再度响起了耶茨诵读《亡灵书》的声音。





本文时间与起源相同,为托勒密十三世时期。
关于一些名词:
关于“卡”,我查到了两种不同的说法,这里引用了刺客贴吧里的说法。
德拉克马是钱币的名称。绿山:地名。

关于卡的记载
在主流媒体中 卡经常被定义为死者的灵魂
真实状况则比这更为复杂 在古埃及的葬仪信仰系统中 卡是生者的一部分 会在死亡之时与身体相分离 这代表着死者的生命要素
为了要让死者可以飞升到全新的生活 无论是此生还是后世 卡必须要寄宿在一个雕像中 而它的存在必须通过供品与仪式维持

欧西里斯(奥西里斯),是赫里奥波里斯-九柱神之一,古埃及神话中的冥王,也是植物、农业和丰饶之神。传说他住在芦苇原。

阿努比斯最初是冥界之王,然而随着对欧西里斯崇拜的产生,他变成了看门人。作为看门人,阿努比斯的主要职责是:将死者的灵魂与玛特(Maat)的羽毛在天平上对比。如果灵魂与羽毛一样轻,或比羽毛还轻,阿努比斯就带他去见欧西里斯,否则则将他喂给一只长着鳄鱼头,狮子的上身和河马的后腿的怪物「阿米特」(Ammit)。





[ 此帖被夙沅在2018-11-02 11:53重新编辑 ]
4条评分鲜币+66
栖迟客 鲜币 +16 内容奖励 07-30
栖迟客 鲜币 +10 活动奖励 07-30
栖迟客 鲜币 +20 活动奖励 07-30
栖迟客 鲜币 +20 活动奖励 07-30
新鲜第一届下载区补番外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