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彩会官网
  • 171阅读
  • 3回复

登录-亚彩会:[耽美百合]清秋(小倌受X将军攻)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 月謧
 

发帖
4305
配偶
鸟啼嗈嗈
鲜币
7184
威望
10837
生命值
1143
楼主  发表于: 2018-06-14 23:38:13

简介:

如果当日做出不一样的选择,那么人生又会是何种样子?

我若勇敢一点,便不会一生凄凉

我若勇敢一点,便可与你百头偕老

清秋的一生总是在回想这三句话

但是清秋的一生没有如果

本就是芸芸众生里的一个可怜人,

然突然而至的阳光,对于灰暗的他而言是喜还是悲?

小倌受,将军攻

第一章 幼时不知愁

夫人,再加把劲,已经看到头了。

啊,这次要是不是哥儿,我就……啊。平日里端庄的白夫人此刻也是顾不得仪态,双手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用尽了力气。

“哇,哇……”

“生了,夫人生了”一旁的稳婆看到

“生,终于生了”

“稳婆,是哥儿还是爷儿”

“夫人,是哥儿”

听到稳婆的话,白夫人的一颗心算是落下来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道:“快去通知老爷。”

这十里八乡谁不知道白老爷最希望的就是有个小哥儿,白夫人一连生了四个爷儿才来的哥儿,这次奖赏怕是不少,这小哥儿生来就是享福的命啊,这稳婆是越想越开心,抱着小哥儿出来报喜:“白老爷,生了,生了,是个漂亮的哥儿。”

“哥儿,真的是哥儿”盼哥儿盼了好几年又接连失望了四次的白老爷生怕自己是紧张过度出现了幻听。

“哎呦我,白老爷,真的是个漂亮的小哥儿,这次可给你盼着了”稳婆看着激动的语无伦次的白老爷笑的合不拢嘴,各种好听的话张口就来,恨不能把小哥儿夸出朵花儿来。

“真是哥儿,我的宝贝哥儿。”抱着粉嫩的小婴儿,笑的像个傻子一般,“赏赏赏,管家今天在府里的各个有赏,我还要办半个月的流水宴。”

“谢谢老爷。”下人们开心的不得了,对小少爷的喜爱之情瞬间上升到顶峰。

“父亲,父亲,你快把弟弟给我们看看”也许是被自家盼哥儿的思想影响,白家的四哥爷们各个都盼望着一个小哥儿,尤其是失望三次,并且有着三个“惹事精”弟弟的白老大。

走走走,这可是我的小宝贝。在白老爷眼中,三个儿子大概就是人嫌狗厌般的存在,不仅抢走了自家大宝贝注意力,如今竟然还敢抢自己的小宝贝,简直不可原谅。

“君生,别逗孩子们玩了,快把小哥儿抱过来,我都没有好好看看他。”听着自家夫君傻兮兮话,白夫人觉得自己在不阻止可能以后白父的严父形象就再也立不起来了。

“夫人,辛苦了。”白君生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夫郎,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能有夫郎如此真是人生幸事,当然前提是没有那四个小兔崽子,被四个儿子扒拉着的白老爷,感觉自己随时会做出大义灭亲的壮举来。

“好了,别闹了,君生想一想小哥儿的名字吧,肯不能像给湛儿们取名一样随便了。

“好好好,我的小宝贝的名字怎么能和那四个小兔崽子一样,我可得好好想想。”

陷入想名大业中的夫夫似乎没有考虑到自家儿子的感情,不过对于白家兄弟而言被当做多余的一直是常态,弟弟当然是最重要的,于是作为老大的白乐湛毫不留情的吐槽起自己老父亲:“爹,你真的要让父亲取名字吗,你也知道就他拿点水准,估计也就翻开诗书估计随便挑两个字了。”

“混账东西,我早就想好小哥儿的名字了,小哥儿我只希望他一生快乐安逸,便取名乐逸,乳名:宝儿,夫人你觉得如何?”心里得意至极的白老爷不忘向自己的夫人邀功。

“君生,乐字辈是爷们的,不能把小哥儿算入内的。”白夫人皱着眉说道,虽然知道自家夫君疼爱小哥儿,但是有些礼节却不可废,曾是大户人家哥儿的白夫人,显然不似自己的夫君那般不在乎礼教。

“悦儿,我们并不是什么高门大户,只是普通的商人,也没有亲族的阻拦,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让宝宝在名字上与湛儿们一致,我白君生的哥儿当得起白乐逸这个名字,还是湛儿你们认为自己的哥儿弟弟不配和你们拥有一样的辈字。”白君生不在乎礼教的言辞让一向循规蹈矩,一辈子唯一出格的事就是和父母断绝关系和白君生成亲的林容悦受到了震惊,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丈夫。

“爹,这次你就听父亲的吧,我们都会照顾好宝宝的,在说宝儿本就是我们好不容易盼来的。”

“是呀爹,父亲和大哥说的对,我们都觉得这个名字是最适合宝宝的,也只有宝儿配拥有。”

白夫人看着紧张的团团转的夫君,和一脸急切证明自己并没有觉得哥儿弟弟特殊的孩子们,突然觉得自己可能是过于迂腐了,本就是商户人家何须在乎再写高门礼教。

“好,就听你们的,但是湛儿,章儿,正儿,奇儿你们以后可要好好保护自己的弟弟哦!”白夫人看着自己的儿子还有丈夫一连串的保证,忍不住笑出了声,“好了好了,爹要休息了,你们也下去吧!”

“是,爹你好好休息。”

“宝宝,爹会让你成为最快乐的小哥儿的,你可要健康成长啊。”

时光匆匆当年的小婴儿,如今已是一个8岁的可爱小不点了,被父兄疼爱着长大的白乐逸并没有成为混世大魔王,到是被教的乖的不得了,穿着爹亲手做的红色袄子,急匆匆的跑到门口,希望能干的及送自己的父兄出门。

“父亲,大哥您们等等宝儿,宝儿有东西送给你们。”蹬蹬蹬迈着小短腿的白乐逸总算追上了准备上马车的父亲,奔跑后红扑扑的小脸,以及喘着粗气的样子让白父和白老大着实心疼了一把。

“阿父的小宝贝,怎么跑的那么快摔倒了这么办,以后有事叫下人来就好了。”白父一把抱住自己的宝贝,瞬间不想出门了,可惜那群小兔崽子没长大,不然就能天天呆在家里了看宝宝了。

“阿父那怎么会一样嘛,宝宝是来给您和大哥送平安福的,这是我和阿爹特意去庙里求来的,希望您和大哥都能平平安安的归来。”

“宝儿真的阿父的大宝贝,不过下次可以让你二哥他们抱你来,你这样摔着了可怎么办,那阿父可要心疼死了。”说着还不忘警告似的瞥了眼自己毫无用处的其他几个儿子,除了会抢宝儿注意力,简直毫无用处。

“宝儿,大哥和父亲一定会平安归来,你在家要乖乖的,有什么事情就让阿章他们去做。”常年严肃脸的百家大哥对着一脸乖巧样的宝儿也是放软了语调,唯恐吓到自己如珠如宝的弟弟。

“好的,宝儿会听话的,阿父、大哥你们要快点回来哦。”虽然不想阿父和哥哥走,但是乖巧的宝儿还是红着眼眶的和父亲道别。

“父亲,我们会照顾好家里的,你们也要注意安全。”白家三兄弟认真的保证着。

马车缓缓的远去,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去却是永别,谁也没有想到百家衰败的开始,而此刻的白家兄弟更是不会知道这一去也让的他们最爱的弟弟从此开始可悲的一生,如果有未卜先知,那么此刻的白家兄弟不会如往常一般送自己的父亲去做生意,因为未来的惨烈已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了。

[ 此帖被月謧在2018-06-18 23:02重新编辑 ]
7条评分鲜币+98
栖迟客 鲜币 +11 3楼更新2055字,2055*0.015=31(评完) 06-20
栖迟客 鲜币 +20 3楼更新2055字,2055*0.015=31 06-20
夙沅 鲜币 +2 主楼-2楼更新5783字,5000*0.01+783*0.015=62(评完) 06-19
夙沅 鲜币 +20 主楼-2楼更新5783字,5000*0.01+783*0.015=62 06-19
夙沅 鲜币 +20 主楼-2楼更新5783字,5000*0.01+783*0.015=62 06-19
夙沅 鲜币 +20 主楼-2楼更新5783字,5000*0.01+783*0.015=62 06-19
夙沅 鲜币 +5 开文奖励 06-19
【漫客帝国】七月活动:动漫在对话?口胡!
 
离线 xxzhhfx

发帖
57
配偶
单身
鲜币
1399
威望
96
生命值
12
沙发  发表于: 2018-06-15 00:01:15
看起来不错,期待下文
【漫客帝国】七月活动:动漫在对话?口胡!
 
何以飘零去,何以少团栾
离线 月謧

发帖
4305
配偶
鸟啼嗈嗈
鲜币
7184
威望
10837
生命值
1143
板凳  发表于: 2018-06-18 23:01:24

第二章惊变

“阿爹,父亲和大哥怎么还没回来,说好要在我的生辰之前赶回来的,明日就是我的生辰了。”宝儿胖乎乎的手指捏着绣花针,跟着白夫人学习刺绣,不过他的心思明显没有放在刺绣上,反而一只嘟着嘴一心打听自家阿父和大哥的行程,毕竟有这两位在的日子里,宝儿就不用学习枯燥的刺绣了。

“阿爹的好宝儿,你的阿父肯定会赶回来的,不过小坏蛋是不是不想学了。”白夫人放下手中的绣活,一把抱起明显不想继续学习的小宝儿,想着宝儿还小不想学也就不学了,于是摸摸了宝儿的头说道:“宝儿,是不是学累了,让莫林带你去找章儿他们,你哥哥他们现在应该下学了,让他们带你出去逛逛。”

“嗯嗯,不过不是宝儿学累了,是怕哥哥太想我了。”宝儿嘴上说着不是自己不想学,脸上的笑容却忍也忍不住。

“莫林,带小少爷去找二少爷他们。”说着把宝儿放到地上系上毛绒绒的兔毛披风,带上小帽子把宝儿包的和一颗球一般才敢让莫林带他出门。

“是,夫人。”

“秋穗,你说我是不是太宠宝儿了,你看他坐了这么多天就秀了点什么东西。”白夫人手上捧着宝儿绣的四不像嘴上嫌弃着,脸上却满是宠溺。

“夫人,小少爷还小,绣活学不好可以找人做嘛。”秋穗看着小少爷秀的荷包安慰着口不对心的白夫人。

“也是,我的好宝儿学不会也没事。”话是这么说还不忘把小宝儿的小荷包收起来,打算在白老爷回来以后炫耀一番。

宝儿走出白夫人的房间便指挥着莫林找到白少爷们,在百家三兄弟的一番争斗后决定由白老二作为座驾带着宝儿出门遛弯,白老二心理那是一个美滋滋,不过为了体现自己的二哥尊严就不在自己弟弟面前露出傻兮兮的样子,至于宝儿则是认为难得阿爹不在,可以去吃吃下人们说的冰糖葫芦了。

“二哥,宝儿想求你件事情,你一定不可以告诉阿爹哦!”宝儿把头凑近白乐章,眨巴着大眼睛说道。

宠弟狂魔在弟弟的可爱笑脸下马上答应了:“好的,小宝儿有什么想要的经管和二哥说。”

“二哥,我想吃糖葫芦。”

“好,宝儿想吃什么都可以。”说着便转头对白乐正道,“乐正,你去买糖葫芦,宝儿想吃,我先带着宝儿和乐奇去观湖楼。”

“好,二哥。”虽然没能抱到小宝儿,但是可以给宝儿买吃的也是开心的不得了。

“小宝儿,你先看会儿小锦鲤,等你三个回来便可以吃冰糖葫芦了。”

宝儿坐在哥哥的腿上给小锦鲤喂着吃食,晃着小腿等着心心念念的糖葫芦,不是还吃着四个投喂的小点心,快活的不得了,这边白乐正直接把整束糖葫芦给包了,也不管别人的眼色,扛起就不跑,也不让自己小厮上手,这可是给小宝儿的,这么能经别人的手呢。

“三少爷,三少爷,等等奴才。”何瑞上气不接下气的边跑边喊,急的不得了。

“何瑞,你怎么在这里,是父亲他们回来了吗?”白乐正停了下来奇怪的看着何瑞,何瑞一般是不离开爹身边的,难道是付钱他们回来了,急着见宝儿。

“三少爷,老爷他们出事了,二少爷他们在哪里,夫人快让你们立即回府。”何瑞急红了眼睛,也顾不得尊卑了。

白乐正手上的糖葫芦掉在了地上,把腿就跑去了观湖楼,白乐正说到底也只有12岁,他不知道到底出什么事情了,脑中只有赶快找到二哥然后回家,明明的寒冷的冬日,白乐正却出了一声的汗,跑到观湖楼慌里慌张的找到自家二哥,总算找回了一点理智,靠近白乐章轻声道:“哥,出事了,爹让我们立刻回府。”

“宝儿,今天先不吃糖葫芦了,爹找我们,我们先回府,二哥改日再带你来吃。”说完不等宝儿回答,便抱起了他快速的走向白府,此刻的白宝儿不知道接下去的一生他再也没能吃上二哥承诺的这根糖葫芦。

平日里热闹非凡的白府大门紧闭,白乐章知道这是真的出事了,让白乐奇抱着宝儿回房间,自己和白乐奇快步走向容园,看到白父的门外全是侍卫,两人对视一眼,便知是真的出事了。

“爹,我和乐正过来了,乐奇抱宝儿回房了。”站在门外白乐章稳着声音道。

“你们两进来吧,其他人一律不许靠近。”

推开门的白乐章,闻到房内满是血腥味,父亲和大哥都满身是伤的躺在床上毫无生机一般,饶是平时在镇定此刻的他们也是稳不住身了,颤抖的问道:“爹,这到底是怎么了?”

“章儿,正儿,老爷,老爷已是回天无力,湛儿,湛儿他的腿部严重受损,大夫说他这辈子怕是在也站不起来了。”白夫人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哥儿而已,此刻已是泪流满面。

“不,不,这不是真的。”白乐章和白乐正跪在地上说着。

“章儿,正儿,你们可以伤心但是不能倒下,这一次你父亲他们在归来途中被匪盗残害,所有货物全部丢失,这一趟你父亲几乎拿出了全部身家,我们将要面临的是巨额的赔偿,我们现在。”

白夫人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不可置信的白乐正打断:“爹,你怎么可以那么冷血,现在父亲尸骨未寒,大哥审死未卜,你却开始考虑钱财了,你真的是我们的爹吗?”说完便不理会白乐章的怒声,打开门跑了出去,他无法接受这些变化,也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一切。

“爹,正儿只是……”

“爹知道,章儿爹也不想这样,爹也很想随你父亲去了,可是爹不能,你们都还小,湛儿还要治疗。”说着说着强忍着的白夫人也哭出了声,一直被白老爷保护的很好的他其实也是害怕的,但是他更怕自己倒下了孩子们该怎么办。

“爹,都交给我吧,我会安排好父亲的丧事,结算所有的账目,您好好的养身体,只要这样才可以照顾好大哥。”白乐章搂着自己的阿爹这一刻的他真正的长大了,从下生活在父亲和大哥保护伞下的他知道这个家真的只能靠自己了,安慰好白夫人以后,这个被迫长大的男人,便找来管家开始商讨对策,只是欠下的数目是在是让他受到了惊吓。

“白叔,父亲的情况你应该也知道吧。”

“二少爷,老奴,老奴知道。”直接一手带大的孩子,说走就走了,白管家说着不禁红了眼眶,白管家一生没有子嗣,在他心中白老爷便是自己的孩子。

“是,老奴明白。”

“府内所有资产加起来够赔偿这次损失吗?”其实看过账本的白乐章知道这一次白府是真的要败落了。

“二少爷,白府所有产业加上白府大宅还欠一千两。”

“好,我去找关系,你和三少爷开始处理白府资产务必还清所有债务,至少要让父亲走的安心,白叔这次拜托你了,我先去看看爹。”白乐章拖着沉重的步伐迈向白夫人的院子,鼓足了勇气才让秋穗通报。

“夫人,二少爷来了。”

“进来吧。”

“爹,哥哥今日如何了。”

“还是如此,不过伤口还是愈合了。”大起大落让白夫人看上去仿佛老了十岁,憔悴无比。

“爹,你保重身体,我会安排好一切的。”本想和爹汇报白府情况的白乐章此刻什么都说不出口,他怕自己的任何一句话都会压垮自己的爹。

“何瑞,知道三少爷,四少爷,小少爷他们在哪里吗?”走出房门白乐章开始问起自己的弟弟们来,今日本是宝儿的生日,哎。

“二少爷,四少爷和小少爷在花园,不过三少爷从回了房开始便没有出过门。”何瑞如今已经被派在白乐章身边帮助白乐章。

“好,我先去找三少爷,你去小少爷他们那。”

“是,少爷。”

“白乐正,你应该长大了。”推开白乐正大门的白乐章坐在床沿,看着用被子把自己包住的白乐正无奈的开了口。

“二哥,这一切都是假的是不是。”

“正儿,白家要败了,哥不求你做其他的什么事,但是个要你和白叔一起操办丧事和处理白家的产业,我们还有外债,如果这一千两我们无法弥补,那么我们都会被流放的。”摸着白乐正头的白乐章严肃的说道。

“哥,哥,我会做到的。”明白着所有的一切都是逃不过的白乐正在自欺欺人一天后知道自己再也没有躲避的资格了。

走出白乐正房门的白乐章马不停蹄的出门去找曾经的合作伙伴、朋友与叔父,但平日里没有人放在眼里的一千两此刻却没有一人肯借给白府。

“王叔叔,我白乐章知道今日是借不到这一千两了,但是可以告诉侄儿为什么吗?”

“章儿,不是王叔叔不肯借给你们,是王叔叔不敢借给你们,从你父亲回来开始到你们开始变卖家产我就知道出事了,但是林家警告所有临洲人不得帮助你们,我们确实不怕林家,但是我们怕京城林家啊,你不如让你爹给林家低个头,说不定还有转机。”王炳普看着白乐章无奈的说道。

“谢谢,王叔,章儿告辞。”

“章儿,你是借不到银两的,还不如如快快回复,避免林家趁你不在去找事情。”老夫能做的也就只有那么多了,白兄我今日对不知你,来事必偿。

听了王炳普的提醒,白乐章匆匆赶回去,还没踏入门内就被等在门外的白管家叫住:“少爷,夫人一直在正厅等你你快去。”

白乐章踏入正厅便看到所有的弟弟都在,还有母亲的哥夫和一个陌生的打扮的不堪入目的中年哥儿,白乐章对着坐在正位的白夫人请安道。

“章儿,你回来了,今日有一事要通知你们,我把白乐逸过继给你舅舅了,今日便会和你舅夫一起回京城。”白夫人紧紧的握着拳,说完这句话。

“爹,你在说什么啊,宝儿这么可以被过继掉。”白乐正和白乐奇一听都坐不住了,唯有白乐章沉默了。

“宝儿,你今日跟着舅夫走,爹过几日再来接你。”白夫人并没有理会自己的儿子们而是拉过了自己的小哥儿嘱咐道。

“爹,今年不再家里过生辰吗,宝儿不想出门,宝儿可以不过生辰的。”宝儿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也许冥冥中他知道自己如果离开的话就回不来了。

“白乐逸,你听话吗。”

从来没有被白夫人大声过的宝儿害怕的掉了眼泪,哽咽着答道:“爹,爹别生气,宝儿听话,宝儿去。”

“哥夫,你现在就带着宝儿走吧,还能赶在天黑以前到京城。”

“好,林容悦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花哥儿抱上小少爷我们走。”梅锐觉得此刻真是舒心的不得了,被林容悦压了多年的恶气此刻全部释放,心情从未如此好过。

看到白乐正他们要去追梅锐,白夫人让下人拦住了他们,对白乐章道:“章儿你开始处理百家产业吧,我们后日便出发去衢城。”说完不等白乐章的回答便回了房,没说谁看到他那被指甲敲破的手心正流着鲜血,然而善良的林夫人并不知道他以为的万全之策却把他最爱的哥儿推入了火坑,他从未想过梅锐会把宝儿买入烟花之地。

夜晚的京城花街正是热闹之时,起来起来,白乐逸被脸上的刺痛惊喜,却发现自己的舅夫已经不在,面前的是一位长相刻薄的中年哥儿,他看着面前无法理解的一切哭着要找爹和哥哥,然而迎来的是无情的一个巴掌。

“你以为你是哪家的小公子呢,你已经被卖给我们玉春楼知道吗,乖乖听话爹爹还会宠爱你,要是不知好歹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张的如此细皮弄肉将来定是个美哥儿,以后你就叫清秋了,别想些有的没的好好在我这玉春楼待着。”鸨爷捏着白乐逸的下巴说道。

宝儿不知道被卖掉是什么意思,他只是来舅夫家过个生辰而已,锦衣玉石的他没有办法接受玉春楼的一切,他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不乖被爹送到了这个可怕的地方,也曾经想着以死解脱,然而玉春楼对付小倌们的下作手段,让白乐逸第一次知道死原来是件幸福的事情,生不如死的调 教让他开始变的无比温顺听话,因为只有这样才不用受到折磨。

1条评分鲜花+11
俯拾荆棘 鲜花 +11 啊是耽美_(:з」∠)_我想看BG向哈哈哈哈 06-19
【星座测试】七月活动:发现不一样的寄几
 
离线 月謧

发帖
4305
配偶
鸟啼嗈嗈
鲜币
7184
威望
10837
生命值
1143
3楼 发表于: 2018-06-19 22:48:57

第三章 错过
“公子,白爷来了。”门口的小厮轻声通报着。
装饰华丽的屋内是一名身穿白色纱衣的哥儿,成成叠叠的纱制长袍让少年人的身体若隐若现的暴露出来,盈盈一握的腰被缎带束缚着,六年的时间让清秋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哥儿成了京城玉春楼有名的尤物,清秋抚摸着自己乌黑的长发,手上的银铃随着他的动作叮当作响,蛾眉微蹙,朱唇半咬。似有无线烦恼不知如何述。
没有听到回答的白乐正忍不住在门口道:“宝儿,让三哥进去可好。”
“请他进来吧。”该来的总归躲不掉。
白乐正进门看到屋内的哥儿明明美得不可方物,但却让他的心痛的仿佛要撕裂,这个小时候被保护的很好的弟弟此刻却坐在着污秽之地,而自己却没有能力拯救他,放下手中的糕点期待的说道:“宝儿,这是你小时候最爱吃的桂花糕,三哥特地去临洲买的,你快吃吃看。”
“白公子,清秋只是一个卑贱的小倌当不得您的好。”清秋看着面前儿时爱吃的桂花糕,感觉有点可笑,这样的糕点六年的调 教早就让他不喜欢也不敢去吃了,因为贪食引来的可能是一顿毒打或者更可悲的调 教。
“宝儿,我们把白家赎回来了,马上我们就可以带你回家了。”清秋的冷淡让白乐正很焦急,他不知道如何安抚自己的弟弟。
“白公子,奴不是您弟弟,您可能是认错人了,希望你早日找到自己的弟弟。”真好白家被赎回来了,不在是孩子的清秋逐渐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虽然也曾记恨爹和哥哥们的无情,但如今自己不过是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的低贱之人,除了给白家蒙羞和增加负担毫无利处。
“宝儿,当日你离家后,爹和二哥变卖了所有家产带我们回了衢城,大哥的腿到现在都没有治好,这些年大哥和二哥带着我们做布匹生意,四弟参军去了,当初爹以为看在亲戚的份上林家虽不会待你有多好但至少可以活下去,他从来不知道梅锐会那么恶毒将你卖进花楼,其实第三年我们就去京城林家找过你但林家说没有见过你,后来我们回了临洲找到梅锐才知道那个贱 人竟做出这般丧尽天良的事情,他没有告诉我们你在哪里,只说卖了你,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你,宝儿一定要等哥带你回家。”白乐正焦急的解释着这一切,他知道有时候言语是很苍白的,只是希望再得到一次机会而已。
清秋低着头没有说任何话,仿佛眼前的这个故事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白乐正决定还是从眼前的小事开始做好,于是坐到了清秋身边,低头凑近清秋的耳边道 :“宝儿,桂花糕留下吧,吃一点没事的,我喂给你吃,这样便不会有人怪罪你了。”白乐正知道小倌是不允许吃很多甜食的,他们需要维持自己的体型,但是恩客喂的食物他们是可以吃的。
“好。”吃着白乐正喂的糕点清秋想着也许真的有可能还有机会,还有机会再一次和爹和哥哥们团聚,只要掩饰的好便没有人会知道他的过往。
白乐正喂完了桂花糕便站起来与清秋掉别,清秋将白乐正送到门外,白乐正摸着他的头说:“宝儿,再等等哥,哥一定会带你离开的。”
送走白乐正没多久,鸨爹就走了进来,上下打量了清秋一番道:“爹的好秋儿还不快点打扮打扮,这妆容也太寡淡些,今晚可是有个大人物要来买哥儿,你要是可以得他的眼就发了,别给我动不该动心思,如果我这玉香楼的小红牌拿不出手惹了贵客不高兴,你是知道下场的。”
“爹爹放心,清秋明白。”本因见到亲人而激动的心平复了下来,恭敬的送鸨爹离开,坐在梳妆台前让小厮上装,也许是鸨爹的警告让锦儿特别尽心的为清秋上妆,眼尾处的一抹胭脂,让清雅的清秋顿时有种勾人心魄的美感。
清秋看着镜子前的自己想赌一把,他知道自己穿红衣不讨喜反而不论不了,但他不想被选走,他想赌一赌,赌一次回家的机会,于是便对锦儿说:“锦儿今日我想着红衣。”
“公子,您明明知道您穿红衣不好看,爹爹看到了会打死我的。”
“锦儿,帮帮我好不好,今日来的公子和我的对话,你都听到了,帮我一次可好。”清秋的心里是害怕的,他不知道锦儿会不会帮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是不是对的。
“公子,锦儿从小跟着您,也没有什么可以帮您的,这件红衣是颜玉公子当上花魁之日赐给您的,全玉春楼唯有他穿着美艳,其余人皆艳俗至极本是为了贬低您,如今希望它可以帮您一把。”锦儿拿出了那件压箱底的艳红色纱衣,帮清秋穿上,美艳的红纱穿在清秋身上却有一种强烈的违和感。
“清秋公子,鸨爹让你去迎喜阁。”门口传来龟奴的声音。
“公子我们走吧。”
清秋内心忐忑的来到迎喜阁,发现几乎楼里出名的小倌都来了,看到颜玉果真和他穿着一样的红衣,他知道在颜玉的衬托下必将没有人会看重自己,鸨爹的怒目没有让清秋害怕反而是升起了一股开心,他知道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鸨爹走进珠帘谄媚说道:“王爷,楼里红倌都到了,您看看中意哪位。”
“王爷说让最边上那位红衣公子进来,其余人都退下。”帘子内传来尖细的太监声。
“清秋还不进去,你可是好福气要伺候好王爷。”鸨爹笑着嘱咐完清秋便带着一众小倌退了出去。
“奴参见王爷。”走进帘内的清秋轻声的跪下请安,心中再不愿意此刻也由不得他了。
坐在椅子上的尊贵男子开口道:“站起来把衣服脱了。”
“是,王爷。”清秋听话的褪去了自己的衣服。
男子站起来捏着他的下巴便直接在清秋的身上抚摸了起来,清秋的身体是专门调 教出来取悦男子的,敏感至极,不一会儿就发出了悦耳的呻吟声,浑身泛着动情的粉红色,显得清纯而妩媚。
清秋像往常一样等着男人粗暴的动作,但男人却一把把他推倒在了地上说道:“果真是个尤物,小李子去找鸨爹赎了带回王府。”说完便看也不看清秋一眼走了出去。
“是王爷。”说完转头对地上的清秋道:“还不穿好衣服和杂家一起出去。”
清秋茫然的穿好衣服,心里的苦涩也只有自己知道了,被赎出去能只伺候一个男人,对他们这种低贱之人本是一件好事,只是恐怕是等不到哥哥们了,也好,也好……这样哥哥们就没有了我这个包袱也会生活的更好一点。
【美文分享】七月活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