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彩会官网
  • 54阅读
  • 3回复

亚彩会:[活动]【甜虐】光芒闪烁的爱人(耽美、校园)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 夙沅
 

发帖
9954
配偶
笑若倾尘
鲜币
1913
威望
8440
生命值
753
楼主  发表于: 2018-05-21 19:35:33
第一章 闪烁的光芒


【陈昱】

冬季校运会刚刚结束。
学生会长正在作最后的致辞。
台上俊朗的少年已经有了一丝成年男人的轮廓,正装下包裹着匀称健美的身体。
嗓音温润低沉,笑容温暖,双眼黑白分明,在灯光下,像流动着一团光,正闪闪发亮。
事实上,在陈昱的眼睛里,他的整个人都像是一团光。
温暖明媚。
带着灼人的温度。

【丁云舒】

高三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人生中难以忘记的噩梦。但对于丁大会长来说,也就平平常常。
早就拿到了心仪大学offer的他,甚至还能在这个时候正常的做着会长的工作。
不过,他想,“也许应该让徐明那小子练练手了。不然等我走了,这学校还不一团乱啊。”
正在这时,一声喊叫回了他的心神。
“会长大人,有人找。”
嗯?他抬头,发现了一个陌生的身影,便疑惑的望过去。

第一印象是有点阴郁。
少年黑衣黑裤,黑色的头发下沉重的黑框眼镜遮住了双眼,微微低着头,有点腼腆的感觉。
“你是?”他问道。
“陈昱。”少年突然抬起头,直直的看着丁云舒,微微露出一个有点僵硬的笑容。
“你找我有什么事么?”
“我......我在运动会上看到你了。”
“你是.......高一的新生?”
“对....”
丁云舒看着少年喘着气,吞吞吐吐的说,“.......我看到你了….感觉好….好喜欢你,所以想.....让你认识我。”
说完,少年又抬起头,用略微灼热的神色看着他。
之后,也不待他回应,便转身走掉了。

丁云舒愣着看他走远,突然反应过来。
…….是崇拜我?
这个小学弟,真是......
丁云舒找不到词来形容,倒是忍不住笑了一下。
“啧啧啧~~”围观全程的徐明一下子跳过来拍了拍丁云舒的肩膀,夸张的大叫,“会长大人真是魅力无穷,连刚入学的小学弟也立刻圈粉啊。”
“嫉妒?”丁云舒白他一眼,“还不把今年的人员变动汇报拿来,再推,明天我就让你亲自体会一下会长的特权。”

【陈昱】

他讨厌徐明。
那个总是叫着他“会长大人的小迷弟”的男人。

自从那天之后,他就开始自作主张的跟着丁云舒了。
丁云舒......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发现自己身后跟了一个小尾巴也不恼。
有时候看着他还会笑一下。
上翘的唇角,雪白的牙齿。
闪烁着秋日的光。

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和。
只有徐明。
这个总黏着丁云舒的副会长。
对他特别感兴趣的模样,没事就喜欢逗他一下。
用徐明的话来说,大概是想看兔子脸红。
很讨厌。
明明不喜欢,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现一样。

那天,正好是篮球队的庆功宴。
一群小伙子心情激动,热热闹闹的在KTV包了房。
喝酒,唱歌,玩游戏.......一群人玩high了之后,徐明不知为何又注意到了一直沉默着的陈昱,鼓动着让他唱一曲。
陈昱看向丁云舒,见丁云舒只是笑了笑没说话,就干脆就没理他。
谁成想,徐明趁他不注意,一下子摘掉了他的眼镜。
“都出来玩了,还戴什么眼镜啊......”

【丁云舒】

自从那天之后,陈昱就喜欢跟着他。
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精力,吃饭,打球,社团活动.......甚至回家,他也会默默的守在他的身后。
像多了一条小尾巴。
只是,很奇怪,这样近似跟踪狂的举动竟然没有惹得他反感。
大概是存在感太低了。
低到让他很多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忽视这条小尾巴。

有点沉默,孤僻,成绩不是很好,几乎默默无闻的那种人。
取下眼镜后,可以看出来长得还不错。
他应该是乖巧型的那一类。
细致,白净,眼睛很大。
但暗淡无光。
见丁云舒看着他偏过眼眸,狠狠的瞪了罪魁祸首一眼。
反而带出了一抹流光。

徐明看着陈昱那双带了些愤怒的眼睛,有些心虚的侧过头道,“那什么.....出来玩,别这么冷淡啊。开心一点嘛~”
陈昱依旧不说话,放在沙发上的手指缩得很紧,整个人紧绷的像是想马上逃出去。
突然,他端起桌上的啤酒瓶,喝了一口酒。
红色立刻袭上了他的脸。
[ 此帖被夙沅在2018-05-21 20:35重新编辑 ]
4条评分鲜币+65
栖迟客 鲜币 +15 内容奖励 昨天 21:24
栖迟客 鲜币 +10 活动奖励 昨天 21:24
栖迟客 鲜币 +20 活动奖励 昨天 21:24
栖迟客 鲜币 +20 活动奖励 昨天 21:24
【漫客帝国】四月活动:不想领便当
 
情起一笑间,仿若似人闲。沅湘倾风雨,夙世诺尘烟。
离线 夙沅

发帖
9954
配偶
笑若倾尘
鲜币
1913
威望
8440
生命值
753
沙发  发表于: 2018-05-21 19:42:06
第二章 离别前的告白

【陈昱】

他讨厌酒。
更讨厌喝醉酒的人。
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也会喝酒。
大概真的是被徐明给气到了吧。

聚会结束的时候已经半夜了。
下半场一直都在喝酒的他,竟然也没有醉。
真是神奇。陈昱恍惚的想,然后感觉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抬头便对上了丁云舒担心的看着他的眼。
“陈昱,还清醒么?”
“.......陈昱?”
“……..陈昱?”
丁云舒叫着他,他却不太想说话。

包房里很暗,唱歌声隐隐约约的传来。
他恍惚听到徐明的声音。
“喝多了啊?”
“还不都是你。”
“我没做什么啊......这小子奇奇怪怪的。”
“别说了,可能是心情不太好。”丁云舒猜想。刚刚陈昱一直皱着眉头,感觉不太高兴的样子。
“查一下他家住址,我送他回去。”最后他说。

【丁云舒】

陈昱一路上都很安静。
眼半睁半闭,说不清是醉了还是睡着了。

住宅区前面是一片杂乱的小巷子,冬季的半夜,毫无灯光的长巷显得阴寒迫人。
这里属于政府未规划区,管理散乱,房子老旧,由等着拆迁或者贪图便宜的人们居住着。
好不容易到了楼下,挂在脖子上的手一紧。
陈昱醒了。

“谢谢。”从丁云舒背上下来,陈昱揉了揉头。
“你醒了啊。还好么?头晕么?”
看丁云舒关心他,陈昱竟然笑了一下,“没事。我回去了,就送到这里吧。”
“不请我上去坐坐么?”
“……..好吧。”
陈昱转头,沉默的上楼,开门,开灯。
丁云舒打量了一下。
挺普通的两室一厅,加一个小阁楼,没什么特别的。
硬要说的话,大概是有点乱。

突然一个酒瓶砸了过来,陈昱扯了愣住的丁云舒一下,酒瓶砸在地板上,碎了一地。
一股浓烈的酒味传来。
与此同时,男人的咒骂也响起,“小兔崽子,大半夜的,开什么灯?!!”
丁云舒愕然的看着沙发下被惊醒的中年男人。
男人的容貌其实不错,还能算得上英俊,只是明显缺少打理的胡须和头发,皱缩的衣服,浑浊的眼神让他看起来不修边幅的有点像流浪汉。
“爸。”陈昱不冷不热的叫了他一声,拉着丁云舒就想上阁楼。
“你给我站住!”
男人吼了一声,陈昱的脚步却没有停下来。
一个重物砸过来,丁云舒想转头,却被人硬拉着上楼,进了房间,锁上门。
楼下的男人还在断断续续的骂着。
“臭小子........白养了这么久,狼心狗肺的东西........”
“果然和你那女表子妈一样,都是祸害!........”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

陈昱一直沉默着,直到带着人在小床上坐下,又给他倒了一杯热水,才说,“抱歉。”
丁云舒接过水,眼中的诧异还没有完全散开,“.......你爸怎么?”
“没什么,喝多了。”
“他......一直都这样么?”
“三天两头吧。”
“他还打你.......你母亲也不管?”
“……..我没有母亲。”
“啊?”陈昱的目光很平静,丁云舒却依然产生了一种打破了什么东西的冒昧感。
“.......据说是跟人跑了。大概是受不了他了吧。”
“……对不起。”不小心揭了人的伤疤,他有点愧疚。

他有点混乱。
虽然他猜想过陈昱的家庭可能不太好,但没想到会不好到这个地步。
父亲嗜酒,母亲失踪,乱七八糟的长大。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大概他也不会有什么漂亮的未来。
“陈昱......小尾巴。”看着陈昱那惯常低垂着的脸,他不知怎么,竟然感觉有点心疼。

【陈昱】

时间如流水。
这从来不是一句空话。
那天之后,丁云舒对他的态度更好了。
会主动和他说话,找他玩,帮他的忙。
甚至帮他补习功课。
肉眼可见的关照。
大概是被当成了朋友。
但他想要的并不是成为那个人的朋友——偶尔被拿出来挂念一下,不知何时就相忘于江湖。
而是长久的呆在他身边,每天都能看到他的脸。
但是分离,近在眼前。

初夏的阳光暖融融的,照的人也懒洋洋的。
校图书馆里面有一间单独的阅览室,小小的一间,被丁云舒占据——他喜欢在那里面画画。
午间阅览室很安静,透明的玻璃窗让光芒透过,把整个房间照的照亮。
空气中的浮尘在光中散成一片雾气。
陈昱趴在桌子上看着身侧半闭着眼睛的丁云舒。
目光直视着——痴迷又狂热。

【丁云舒】

丁云舒感觉到有人在他的身前。
睁开眼,就看到了熟悉的一张脸。
陈昱......他还没来得及思考,就被越加放大的脸孔惊住了。
唇上传来软软的触感。
他一下抬起头。

陈昱........
竟然会........
这到底是.......
他的脑中有点迷茫,感觉似醒未醒。
只听到旁边传来的轻柔坚定,并且罕见的带着笑意的声音。
“云舒,我喜欢你。”

【陈昱】

“我喜欢你。”我这样说,看着对面的人惊诧的睁大了眼睛。
其实,这句话第一次相见我就对他说过。

我最喜欢圣经中的一句话,“神说,要有光。”
光芒,是多么温暖又美好的东西。
就好像他一样。
优越,耀眼,温暖,独立于人群之上。

好半天,丁云舒终于反应了过来。
“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男人。”

【丁云舒】

虽然没有谈恋爱,那也不过是因为不想早恋罢了。追求他的女孩说起来也是可以从图书馆排到校门口的。
没想到现在竟然还有男孩子向他告白。
竟然还是陈昱。
“我知道啊。但是你应该知道,我是很认真的。”
他当然知道。
看着陈昱专注的眼神,想拒绝,却一下子开不了口。
他偏头,不知为何叹息了一声,“什么时候?”
“一开始。”陈昱说,“一开始就喜欢。”
明明态度没什么改变,但之前可以用崇拜来解释的重视和关注却突然变了质。
然后散发出一种格外认真执着的味道。
丁云舒突然有点气馁,然后,他说出了一句自己也有点惊讶的话,“如果两年后你能和我在同一个学校的话。”
“好啊。”陈昱笑了起来。

陈昱的成绩并不好。
中等偏下的样子。
要考到录取丁云舒的那所名校可谓难上加难。
但他毫无反驳的接受了。
甚至露出了笃定的眼神。

[ 此帖被夙沅在2018-05-21 20:36重新编辑 ]
【漫客帝国】四月活动:不想领便当
 
情起一笑间,仿若似人闲。沅湘倾风雨,夙世诺尘烟。
离线 夙沅

发帖
9954
配偶
笑若倾尘
鲜币
1913
威望
8440
生命值
753
板凳  发表于: 2018-05-21 19:47:31
第三章  亲爱的小尾巴

【陈昱】

两年后。
又是一年开学之际,校园里面人声鼎沸。
身旁的学长拿着报道单领着陈昱往学生宿舍走去,一边走,一边热情的介绍着校园中的各种建筑与注意事项。
陈昱依旧穿着一身黑衣,微微上翘的唇角和圆弧型的金边眼镜却让他多了不少活力,看起来有了斯文乖巧的感觉。
甚至他竟然主动笑着和这位健谈的学长攀谈起来,“学长对学校好了解啊。那么您认识丁云舒丁学长么?”
“丁云舒?”
“对啊,高中学校的一个学长。听说也考到这个学校了。”
“原来是学弟?!”青年笑了出来,“我也是云川中学的学生哦,会长大人在这所学校也是男神级别的人物,风云不减当年…......”
“……”

果然。
容貌英俊,成绩优异,个性谦和,为人热情又稳重,像是自带光环一样,书读的好,画画的好,运动也好.....什么都好,还随时能和人打成一片.......丁云舒不管在哪里,都是别人羡慕崇拜的对象。
而且,在这里,他也依然是学长会长。
人气在几位男神中也能排第一。

“真厉害。”
“对啊。每年向会长告白的女生数都数不清,只可惜会长每次都说:不好意思,我现在还没有心思谈恋爱。”八卦青年模仿着,很欢乐似的笑了笑,“哈哈哈哈哈哈......和高中的时候一模一样。不少女神都折在了他身上呢。不知道这一批小学妹有没有人能拿下他?”
看着他笑,陈昱也跟着笑了笑。

真好。
马上就能见到那个人了。
而他,依然光芒四射。

【丁云舒】

再一次看到陈昱的时候,他竟然没有感到太吃惊。
在寝室楼下看到那个陌生中带着熟悉的身影,丁云舒走过去,笑着和他打招呼,“陈昱!”
“这位是?”他旁边的几位朋友问。
“我以前的小学弟。”他揽了一下陈昱的肩膀,笑着转头和朋友们说道,“我带他出去转一下,你们先去球场吧,就不用等我了。”

陈昱一直安静的跟着他,到了咖啡馆后才转头热烈的看着他。
丁云舒和以前相比没有任何变化。
他依旧笑的温和又灿烂,是那种让人看着就会感到开心的笑容。
陈昱突然向前在他脸颊旁的小浅窝上亲了一口。
“你干嘛......”丁云舒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
陈昱反倒是开心起来,说道,“云舒,你之前说的话,不会忘记了吧?”
“当然没有。”
“那你看,我现在又成为你的学弟了。”

对于陈昱能考上这所学校,丁云舒其实是很惊讶的。
但不知为什么,又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这个场景,也许,这两年来,他已经设想过很多遍了。

那个时候,为什么会说出那句话?
他想了很久。

他长得好,聪明,人缘也不差,做什么都是第一,加上家庭幸福,性向正常,从小到大都没有什么挫折,被人羡慕着长大。
对陈昱这样可以说是不幸的人,同情有之,怜惜有之,喜欢……可能也有。
毕竟,这样崇拜,爱慕,对你好的人,真的很难不喜欢。

很奇怪。
明明是很害羞,很孤僻的人,偏偏跟着他的时候那么勇敢。
让他不得不对他有一种责任感。

我希望他能变好一点。
想要改变一个人。
这也许是另一种形式的虚荣心。

“….....你现在还喜欢我?”
“当然,我只会喜欢你。”少年笃定的说。
他低头喝了一口红茶,抿了抿嘴角,又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那好啊。”
“你....你同意了?”反倒是陈昱惊讶了起来,他没想过竟然能这么顺利的。
“对啊。”看着陈昱第一次泛着光芒的眼睛,丁云舒莫名的有点高兴,起身轻轻弹了一下他的额头,道,“开心么,小尾巴?”

【陈昱】

小尾巴,他这样叫我。
声音说不出的温柔。
他总是能这样让人感到出乎意料,却又开心。
陈昱看着认真的喝着咖啡的丁云舒想着。
正因如此,我才喜欢他啊。

和丁云舒在一起的日子过的很快。
他们的相处模式变化不大。
陈昱依然每天有时间的时候都出现在丁云舒面前,帮他占座位,在他上课的时候旁听,一起吃饭,散步,一起去图书馆。
却又有什么不同了。
从前,他只是在他的身旁,默默的看着那些光芒,而现在他可以真实的触摸到。
可以牵着他的手,听他叫自己小尾巴,可以看着他的睡颜,偷上一个亲吻,还可以看着他给自己画像。
[ 此帖被夙沅在2018-05-21 20:37重新编辑 ]
【体育专区】四月活动:健身运动日打卡
 
情起一笑间,仿若似人闲。沅湘倾风雨,夙世诺尘烟。
离线 夙沅

发帖
9954
配偶
笑若倾尘
鲜币
1913
威望
8440
生命值
753
3楼 发表于: 2018-05-21 20:24:49
第四章 碧蓝色的天空

【丁云舒】

老实说,之前我并没有想过自己会选择和小尾巴在一起。
但又是不后悔的。
因为其实还蛮愉快。
陈昱是一个很贴心的人,他从前就一直如此。
从某个角度来看,他其实是那种黏人的类型,有的时候会给你一种他除了你一无所有的错觉。
我都想不出来为什么他会有那么多时间陪伴我,相比起来,感觉自己是挺不称职的男朋友。

除此之外,小尾巴的确有了变化。
他变得很爱笑了,神情温和柔顺了许多,曾经的阴郁,皱眉,不开心都全无踪影。
一想到他变成这样是因为我,至少绝大部分是因为我,就有一种开心满足的感觉。

毫不意外的,新学期,又有许多对青春充满着梦幻的少女们向丁云舒发起了攻势。
这其中,最有名,希望也最大的是刚来学校就被封为商学院女神的白芷璐。
176的身高,艳丽的外表和清冷的神情。气场强大的女神级人物。
大家还揣测着这位看上去刀枪不入的学妹会不会成为又一朵难啃的高岭之花,没想到才开学没多久,她就看上了丁云舒。
还如此明目张胆。

学校在12月初要举办迎新晚会,作为商学院新一届女神的白芷璐当然要作为代表表演,和作为代表学长的丁云舒,和她分到了一组——作为当晚的男女主持人。
晚会进行的很顺利,两人都不是怯场的人,女声冰洌清脆,男声低沉柔和,应和的恰好好处。
白芷璐还顺带下台,独唱了一首民歌。

结束的时候,大概已经晚上10点了,激动的新生们一边热闹的谈论着,一边慢慢散去,后台人员有条不紊的收拾着现场,白芷璐站在丁云舒旁边,看他检查着已经收拾过来的电路设备,突然笑了一下,说,“丁学长,和你合作真开心。”
“谢谢。白学妹你也很不错,歌唱的很棒。”
“哦?除了歌之外,没有其他地方也很棒的么?”
“都很棒。”
“那学长你想不想要一个什么都很棒的女朋友呢?”
这一次,丁云舒愣了愣,突然笑了,“不好意思,但是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微笑着看着他的白芷璐刹时收敛了这难得一见的表情,“真的么?但是学长不是没有女朋友么?”
“最近几个月才交的。”
“是谁?也是新生么?”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他比较害羞吧。”他笑着说。

【陈昱】

一直尽职尽责的当着小尾巴的陈昱并没有去参加商学院的迎新晚会,因为那天晚上他们正好有考试。
按陈昱本来的意思,其实考不考试也无所谓,但是一想到过几天成绩下来后,就可以让丁云舒再给自己画一幅画——他就非常有动力了。
这个办法是丁云舒想的——从中期看到陈昱那惨不忍睹的成绩之后。
他完全不能想象这人到底是怎么考上这所大学的。
为了提高陈昱的积极性,丁云舒可谓是煞费苦心。
陈昱现在想到他无奈苦恼的神情都还想笑。

正想着,他便看到丁云舒远远的向他走来。
同行的,还有一个高挑美丽的女孩子。
她并没有和丁云舒很亲密。
实际上,他们之间一直隔着两米的距离,像只是顺路的两拨人。
但是,她的目光一直在丁云舒身上徘徊。

接下来,每天都会有不同的女孩子在远处观察着丁云舒。
她们也不接近,就是一直在旁边看着,偶尔低声谈论着什么,间或也对丁云舒身旁的陈昱投注着目光,不过总是很快的缩回去。

“最近你这么受欢迎么?”
“没有,我想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丁云舒皱了皱眉,“你.....觉得讨厌么?”
“也不是讨厌,”陈昱回头看了看那些女生,说道,“就是有种你会被什么人抢走的感觉。”
“噗.....”丁云舒笑了一下,“放心吧,不会的。”
“我会解决的。”他说着,习惯性的摸摸了陈昱的头发。

【丁云舒】

他真的没有想到白芷璐竟然会做这样的事。
幼稚到像个小孩子。

“白芷璐,我们谈一下吧。”
“学长找我有什么事么?”
“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只是想看看学长的女朋友啊。”白芷璐脸上还是她一贯的表情,“但是这么久我都没有看到,难道说学长你根本没有女朋友?”
“这重要么?”丁云舒看着她说道,“学妹,我不喜欢你啊。”
”其实就算学长你有女朋友也不重要。”白芷璐对他难得的直接伤人的话避而不谈,“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所以就算学长有女朋友,我也会把你抢过来的。”

【陈昱】

不知道丁云舒做了什么,最近盯着他们的女生都消失了踪影,陈昱也把这件事抛之脑后。
阅览室。
陈昱拿着笔头,一边无聊的复习功课,一边盯着认真看书的丁云舒,突然,他说道,“对了,云舒,你答应给我的画呢?”
“早就画好了,”丁云舒抬手指了指旁边的画架,“第三幅,去看看吧。”

那是一幅风格明丽的画。
碧蓝色的天空下,陈昱穿着一件蓝白色的衬衣站在楼顶,衣角被风吹的微微鼓起。他手里拿着眼镜,半靠在天台的栏杆上,神情恬静,唇角带着浅笑。
很美好温暖的场景。
大概发生过这样的情景吧,但他却一定没有穿过这样的衣服。
“我当时就想,你穿这样的衣服应该会很好看。”丁云舒说着,从一旁的柜子上拿出了一个包装好的袋子,“怎么样?要不要穿上试试看?”
“好啊。”陈昱笑着回答到。
说着,他直接脱下了身上的衬衣,露出白皙柔和的胸膛。
“你.....”丁云舒被那一片白色的肌肤晃了眼,连忙转过了头,他口气镇定的道,“旁边还有一个隔间的,你下一次别这样了。”说着,耳尖却不由得露出了一点微红。
“没什么,我不介意的。”
说着,他又道,“我穿好了。怎么样,好看么?”
陈昱穿着那件衬衣,的确就是他想象中的样子,乖巧,恬静,笑容温暖。
“嗯。”丁云舒点头,“非常好看。”

[ 此帖被夙沅在2018-05-21 20:38重新编辑 ]
【心情小筑】四月活动:愚人愚己
 
情起一笑间,仿若似人闲。沅湘倾风雨,夙世诺尘烟。